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专访诺华CEO:再不玩新技术,就会被小公司颠覆

新技术和大数据已成为所有行业游戏规则的颠覆者,连最为传统的生物制药业也不能例外。


作为数据科学的一个专业分支,生物信息学正在深入影响现代医学研究和新药开发,众多富有前景的疗法和个性化药物,都是基于受众个体独特的遗传学特征展开。


众多数据科学家正在加入传统的药物研发团队,他们与原有的生物学家和临床医生通力合作,利用自身在计算机和统计学方面的专业知识,筛选信息、提出假设、完成验证并尝试得出答案。


与此同时,移动技术的发展加快了数据的获取和应用速度,类似的新产品层出不穷,例如:支持电话功能的医疗设备、各种移动应用、可穿戴设备,以及利用大数据和小数据将药物交付给患者并进行更精准药物分析的技术。


近年来,全球最大的制药公司诺华集团在以上领域展开诸多尝试,把“数字科技”作为其战略重点之一,并宣布在经营范围上“超越药片”。


2015年1月12日,诺华宣布与移动技术巨头高通联盟,两家联合出资1亿美元成立投资公司。此外,诺华旗下的爱尔康品牌在2014年7月已与谷歌达成协议,合作开发一种“智能镜片”。


在药品功效越来越趋同的今天,制药公司更愿意将自己定位成一揽子解决方案提供商,而不是单纯的药品供应商。他们希望通过为药品配备一系列的增值服务,来增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3月22日,围绕“新技术如何重塑制药业”这个主题,记者在北京专访了诺华集团CEO江慕忠(Joseph Jimenez)先生。


诺华+硅谷能生出什么孩子


记者:作为全球顶尖的制药公司,诺华近年来主动与高通和谷歌等高科技公司展开合作,能否详细介绍下这两个合作项目?


江慕忠:与高通和谷歌的合作,对诺华非常重要,体现了生物学和科技的融合。


与高通的合作是由诺华的制药部门提出的,我们正致力于打造一个投资机构,通过与高通的合作,将更好地实现对初创企业的投资。这些初创企业的经营范围将不仅限于药品,更多的是专注于“如何通过数字技术更好地为患者服务”这样的领域。


而诺华和谷歌的合作,是因为我从媒体上得知谷歌正在开发一款智能隐形镜片,并希望通过这款隐形眼镜监控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水平。我们在生物学上有非常强的专业能力,但是对于传感器、微芯片和微电池这样的电子技术却不太了解。


所以,我们希望通过与谷歌的合作,把双方的优势结合起来,开发一款智能隐形镜片,通过这款隐形镜片,实现两个方向的突破。


第一,是让眼睛能够像照相机一样自动对焦。因为一般情况下,近距离阅读和眺望远处对人眼的要求不同,所以需要远视、近视两用的眼镜(bifocals)或隐形眼镜。


这种新型智能镜片,能够在你读书的时候,自动对焦成读书模式;在你看远处时,自动调焦成远视模式。故而,能够帮助患者获得更好的视觉准确性。


第二,这种智能镜片还能检测患者的血糖水平,频率达到每秒提供一次数据。对血糖水平的实时监测,能够连接到胰岛素泵,实现每秒实时调节胰岛素的供应,调节患者的血糖水平。我们认为,这可能成为打造人工胰腺的第一步。


记者:在对糖尿病胰岛素实现监测的同时,如何能够实现治疗?


江慕忠:这种智能隐形镜片每秒提供血糖水平的数据。


在智能隐形镜片上有一个传感器,可以将这些数据传到手机上。二者之间并没有实体的连接,而是通过无线来传递信息。这个传感器装置是由谷歌提供。


我们会选择一些医疗器械公司作为合作伙伴,他们提供能够读取数据的胰岛素泵,之后根据实际情况调整胰岛素,实现治疗效果。


记者:听起来你们在这项合作中比谷歌受益更多?


江慕忠:诺华和谷歌的合作协议,具体的细节还未完全敲定。


这项合作的分工是谷歌提供传感器、微芯片和微电池技术,而诺华负责生产配有传感器和电池的智能镜片。诺华负责所有的生产和商业化环节,谷歌只是在研发阶段加入。


对于谷歌来说,跟我们的合作可以使他们的技术能够得到应用,而且谷歌可以从合作中收取特许权使用费(royalties)。如果我们与其他的合作伙伴共同使用这个技术,谷歌同样也可以从中获得技术使用费。


对于诺华来说,如果我们有了能够每秒提供血糖水平数据的智能隐形镜片,本身就是一个突破。这意味着糖尿病患者可以通过看手机上的数据,知道什么时候需要注射胰岛素。


这个项目我们仍处于早期的设计阶段,将来会通过爱尔康这个眼科保健品牌来执行。


记者:这个合作让人兴奋,在别的领域有没有类似的合作?


江慕忠:值得一提的是数字医疗的领域,新技术能使我们更好地为患者服务。


我举一个心衰患者的例子,诺华有一款新药将会在一年内上市,这款药品将降低心血管患者因心衰而死亡的风险。


同时,我们正在研究新技术,使患者在家就可以接受监控,测量血压、心率和体温,帮助医生了解患者是否需要去医院,降低他们的20%的住院风险。


我们相信,通过将新型心衰药和远程的患者监控相结合,可以大大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


另一个例子,我们的产品诺适得(Lucentis)的智能手机APP,诺适得是一款用于治疗黄斑变性的药品。


有一些老年患者,并没有得到足够剂量的注射。这一智能手机APP将帮助患者在家中检测视力和视觉准确性,告知他们什么时候需要联系医生注射药品。


制药业如何运用大数据


记者:获得数据一定要通过一些手段,比如说硬件公司通过智能手机,通过LBS的服务,对传统医药公司来讲,你们怎么能够获得数据呢?


江慕忠:很多时候,数据是我们自己获得的,比如临床试验中有一些肿瘤患者,在得到患者的许可之后,我们用他的肿瘤样本来进行肿瘤基因的测序。


掌握了这方面的数据,就可以了解这种类型的肿瘤在基因方面有什么样的变异,我们可以再利用这样的数据进行针对性的治疗。


来自于可穿戴设备的数据当然更多,但最终还是要取决于佩戴者是否愿意提供患者信息,或者他自己的重要生命体征信息给我们。


我们现在正和一些可穿戴设备公司讨论,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记者:在这些案例之外,从公司战略的层面来看,大数据和新技术怎样改变诺华?


江慕忠:所以从战略层面来讲,我们可以更好地去实现公司的使命和愿景。


诺华的核心就是不断的去探索和研发新药,来满足患者的需求。大数据和新技术的应用可以使得我们能够更好地针对这些患者的疾病,开发出更好的医疗产品或者药品。


记者:有一个词叫作物联网(IOT),你如何从制药行业理解这个概念?


江慕忠:在我看来,物联网和新技术将使得我们能够更好地满足患者以前未被满足的需求。从前,我们只是单纯的通过药品去帮助患者,未来将会如虎添翼。


例如,患者与医生办公室的连接度在今后几年将会大幅上升。正如我刚才所举的远程患者监控的例子,医生和患者的联系将变得日常化,医生能够读取患者的生命体征(vital signs),然后给患者打电话:“我发现你的心衰进程恶化了,请来医院检查。”这样紧密的连接度能使我们更好地满足患者需求。


谁会是制药业的颠覆者


记者:会不会出现一些颠覆性的创新,进而改变制药业的格局?


江慕忠:颠覆性的创新的确会使我们的医药健康行业发生巨大的改变,比方说现在的细胞疗法和基因治疗方法。


诺华有一个细胞疗法项目,叫作CART-19,专门针对急性淋巴细胞性的白血病患者。


我们抽取患者的血之后,对血液当中的T细胞进行基因工程的重组,经过基因重组的T细胞能够自动追踪癌细胞,之后我们将血液重新输入到患者体内。T细胞能够杀死癌细胞,而不伤害其他组织。


还有一个例子是基因疗法。诺华正在进行有关基因编辑的研究,一些基因缺陷型的疾病可以通过这样的治疗,来修复有问题的缺陷基因。


人体的DNA得到修复之后,很多相关的疾病就可以被治疗。既不需要用普通的药品,也不需要用传统的治疗手段。


以上两者都是颠覆性的创新例子,会给医疗行业注入新的活力。诺华决定先把自己颠覆了,重新塑造,免得到时候被人家重新塑造。


我们一直都有适度的忧患意识。我们会不断地关注生物技术,了解任何新兴科技,并研究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否又是一个需要保护的技术。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们将会努力获取这个技术。


记者:是通过收购获得这些技术吗


江慕忠:在公司内部,我们自己就进行颠覆性的创新。但是,如果在市场上看到一些颠覆性的创新技术是我们所没有的,就会考虑去收购它。


记者:科技行业发生过很多巨头被后来者颠覆的故事,但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制药行业的大公司被小公司颠覆。


江慕忠:现在的确是这样,但是诺华一直具有危机感。


这也促使我们在内部不断创新、拓展视野,对新技术保持开放的态度。纵观科技界这些被颠覆的案例,这些大公司之所以会被取代,是因为他们太过抗拒新技术,不愿意创新、不愿意跟上时代的脚步。


我们必须有这样的认知,就是(在制药行业)小公司也完全可以替代大公司的业务。只要我们有了这样的态度,就会通过内部的创新,或者外部的收购,来确保不被后来者颠覆。


记者:基因医疗看上去是最有可能颠覆传统化学医疗的领域,但也有专家表示这只是对传统制药的补充,是这样吗?


江慕忠:基因技术其实是分两类,一类是基因测序技术,比如中国的华大基因专注的就是这种技术。


基因测序技术确实是对传统化合药物的补充,通过基因测序可以了解哪类患者对于某些药品有着更好的应答率,以此来指导医生用药的处方。


但是还有一类基因技术,就是我刚才说的基因编辑技术,这种技术专门针对由于基因缺陷引起的疾病。通过基因的重新编辑和编程,就能实现很好的治疗,不再需要传统的化合药物。


记者:基因编辑技术现在掌握在老的制药巨头手里,还是掌握在新公司手里?


江慕忠:大部分的基因编辑技术都掌握在小公司手里。


诺华正在和两家小企业合作,他们就拥有这样的技术,这两家公司的名字,一个叫作Caribou,还有一个叫Intellia。通过特许经营的方式,我们可以使用他们的技术。


记者:其实你们就可以自己去收购这些新的技术,为什么你们还要跟高通做一个合资公司去收购?


江慕忠:因为你至少要知道该去买什么样的新技术。


我们双方都各有自己的优势,诺华在生物医学这块有技术专长,高通在数字技术方面有技术专长,所以我们合作建立联合投资企业,是把双方的优势加以结合,这样的合作能够加强我们投资的成功率。


记者:如果展望一下,20年以后的医药行业与医疗服务会有什么重要变化?


江慕忠:我相信20年后,像诺华这样的健康医疗企业,收入来源不再基于卖出了多少药物,而是基于患者治疗的效果来获得收入;取决于患者通过使用我们的健康医疗服务和产品,能够延长多长时间的寿命,减少多少住院概率,通过这样的积极成果来获得收入。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