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科研成果

Nature:女神切除双侧卵巢,能否再引发“朱莉效应”?

安吉丽娜•朱莉•皮特决定接受手术,切除双侧卵巢,因为她有乳腺癌和卵巢癌的家族史,并且她也携带了某种基因变异,会大大增加她患这两种癌症的风险。


人们预测,像上次一样,她的故事会鼓励其他女性去进行癌症基因检测,但事实上,有些人的检测结果却不会如此明朗。


女神总是能引领潮流……


朱莉•皮特在2013年披露,她的BRCA1基因具有一种会增加患病风险的变异,她为此已经接受了双侧乳房切除手术。此后,研究者们发现,要求进行基因检测的人大幅度增加。他们把这叫做“安吉丽娜•朱莉效应”。但是并不是每一个进行了基因检测的人都能得到一个明确的行动指示。


BRCA1基因和与其相关的BRCA2基因可能出现几千种变异,这些变异都会增加女性患癌症的风险。但是我们不能说,这些变异是否意味着某个人一定会患癌症,因为研究者还没有足够了解它们,从而得出在统计上具有确定性的结论。


这些神秘的变异被称为显著性未知的变体。这让人很头疼,因为我们不知道是否该对它们进行处理——比如,是否要进行预防性的手术。


“这个领域的标准做法是,你不应该根据你所不理解的事情来进行决策,但是这是很复杂的,”梅奥诊所的癌症基因学家Fergus Couch说。“如果你在等待更多信息的时候得了癌症,肯定会指责这条标准。”


人们可能没有意识到,有些实验室比其他实验室更容易发现意义无法解释的基因变异。多年来,盐湖城的Myriad基因公司一直垄断着美国的BRCA基因检测。2013年美国最高法院的一项决议允许其他公司进行这项检测,但是关于哪些基因会增加癌症的风险,Myriad仍然比世界上的任何公司都掌握更多的数据。因此,研究者估计,这家公司只有在2-3%的情况下会在报告中报告显著性未知的变异,而其他公司报告这种变异的可能性则是10%。


基因学家正在组建一个公共数据库,来与Myriad的数据库抗衡,这样他们就能了解更多的BRCA基因变异的意义。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会发现,某些效果未知的变异实际上是无害的。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接受检测,你会发现越来越多携带某种变异的人,这样就能逐渐分辨出哪些显著性未知的基因变异是有益的变异,”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癌症基因学家Katherine Nathanson说。


基因测试可能是有偏见的,这可能是很多原因引起的。因为大多数癌症基因研究重点关注的都是祖先为欧洲血统的人,而患癌症的其他人种,例如非洲裔美国人,可能有同样的机会携带某种以前从来没有研究过的基因变异。这种简单的观察可能表明,这样的变异会增加患癌症的风险。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我们获得更多非洲裔美国人的数据,也许就会发现,原来的数据只是侥幸而已,这些变异并不会增加患癌症的风险。


围绕着模糊的检测结果的不确定性可能让导致不必要的手术。去年,耶鲁医学院癌症基因咨询项目的创始人之一Ellen Matloff领导的一组研究人员报告了四个案例,这些案例中的女性都在检测中发现自己携带了并不一定会增加患癌症风险的BRCA1和BRCA2基因变异,并在发现后接受了乳房和卵巢的切除手术。Matloff说,这些案例表明,人们应该确定,从事基因检测和解释基因检测结果的人必须具有进行检测和解释的资质。


他说,“很多人都只有一个草台班子,就说他们能够进行基因咨询。现在应该在那些真正具有这个领域从业资格的人身上进行投资了。”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