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全国医疗卫生服务5年规划首提移动医疗【附评论】

3月30日,国家卫生卫生计生委公布了《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安排了5年内医疗资源配置的原则。整体来看,这份文件与征求意见稿相比并无新意。

 

文件唯一在结构上变动的地方是独立提到“信息资源配置”,增加了体制创新内容。同学们注意,长长一段描述悄悄增加了“移动医疗”内容,明确提出“积极推动移动互联网、远程医疗服务等发展”。而征求意见稿的描述为“积极推进远程医疗发展”。至于体制创新,大多数描述均可以从医改方案中找到。

 

奇点糕认为,这既是一个好消息,也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把信息资源配置一项单独拎出来具有非常深远的意义,特别是增加“积极移动医疗”一项。这意味着,移动医疗是将来卫生资源重要组成部分,并列入国家发展计划。坏消息是,医疗卫生服务规划本身就是计划行为,而移动医疗市场早已蓬勃旺盛,但市场准入和认定亟待修改。政府在资源配置上进行管制并非好事,或许将增加许多不必要的管制。

 

《规划》还提及,全面建成互联互通的国家、省、市、县四级人口健康信息平台,实现公共卫生、计划生育、医疗服务、医疗保障、药品供应、综合管理等六大业务应用系统的互联互通和业务协同。可以预见,国家有决心打破信息接口四分五裂的局面。对于市场来说,卫生领域信息化企业将有更多扩展领域。

 

 

接下来我们共同剖析《规划》一些关键点:

 

【文件】严格控制公立医院单体(单个执业点)床位规模的不合理增长,县办综合性医院床位数一般以500张左右为宜,50万人口以上的县可适当增加,100万人口以上的县原则上不超过1000张;市办综合性医院床位数一般以800张左右为宜,500万人口以上的地市可适当增加,原则上不超过1200张;省办及以上综合性医院床位数一般以1000张左右为宜,原则上不超过1500张。专科医院的床位规模要根据实际需要合理设置。

 

【点评】就奇点糕的了解看,东部地区浙江省义乌市的人口已经超过200万,该市拥有3家综合医院,但仍无法满足其就医需求。又如,瑞安市人民医院(该市为县级市)床位就已经达到1800张床位,辐射人口140万。

 

显然瑞安市人民医院已经超过了规划标准。那该怎么办呢?《规划》又提出几个解决办法:第一个是允许公立医院改制,第二个是拆分公立医院(选择部分单体规模过大的国家卫生计生委预算管理医院和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进行试点)。

 

后果会怎样?

 

《卫生年鉴统计》显示,2013年全国800张床位医院中,公立医院有1184家,民营医院28家,公立医院总数为13396家,民营医院总数为11313家。超过800张床位的公立医院约占9%。《规划》的目标是想调整医疗资源结构配置,但这绝不是一纸文件就解决的事情。如果行政部门坚持依据这份《规划》调整,对于医院来说即是灾难。众所周知,医院必须根据市场情况调整自身服务,强制拆分、强制规划只能打破医院连续发展。

 

【文件】到2020年,按照每千常住人口不低于1.5张床位为社会办医院预留规划空间,同步预留诊疗科目设置和大型医用设备配置空间。

 

【点评】1.5张床位是什么概念?如果一个县拥有200万人口,那么该县社会资本办医的床位空间为3000张。东地区很多县级市已经达到这样的人口规模。

 

所以,《规划》对于社会资本办医倒是蛮大方的。为什么这么说?拿200万人口县来说,按照上述规定,该市至少可以办2家医院了,每家医院床位平均为1500张。与公立医院相比较,《规划》要求每个县只能有1家综合公立医院,床位设置500张;人口100万以上的县,公立医院床位不超过1000张。

 

不难看出,这份《规划》本是好意,非常希望提高社会资本办医的床位资源,压缩公立医院床位。但因为计划色彩浓厚,不切实际。严格按照《规划》调整不但扰乱了行业和市场秩序,甚至产生巨大的损失。

 

总体认为,这是一份计划色彩浓厚的文件,规划时间依旧为5年。想一想,5年的时间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1岁时穿的衣服怎么可能合身呢?更不用说市场的发展了。广东省卫生厅巡视员廖新波曾表示,香港的医疗资源规划每年调整一次,而且公开透明,重点在于偏远地区。多位希望开诊所、办医院的从业者抱怨,开业审批往往卡在“不符合规划”方面。依靠计划手段配置资源只能伤害行业进步。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