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益丰药房上市之路:低价模式差点要了同行药厂的命

2月17日,益丰药房(603939.SH)登陆沪市主板,成为医药零售行业继云南一心堂(002727,股吧)(002727.SZ)之后的第二家上市企业。紧随其后,同为药房湘军的老百姓大药房也已通过证监会审核,上市在即;同济堂借壳啤酒花(600090,股吧)(600090.SH)亦在证监会审核中;海王星辰(NPD.NY)则已在海外上市。国内排名靠前的连锁药店加速登陆资本市场,且纷纷抛出巨大的增长计划,快速抢占传统市场,布局医药电商,成为各大巨头共同的选择。


连锁药房也有共同的烦恼。“以药养医”模式已是沉疴所在,医院以超过一万亿元的药品销售规模占据着近80%的市场份额,新医改政策能否实现医药分开仍是个巨大的未知数;提升药店连锁率是政策导向所在,但零散的单体药店仍占据着60%以上的市场份额;传统连锁药店尚未真正壮大,传言网上开售处方药,以天猫医药馆为代表的医药电商又凶猛来袭。


在这个增长迅速且空间巨大的市场,连锁药店正迎来一波又一波的冲击。


低价、可复制,益丰药房“刀刀见红”


高毅,1968年出生,湖南常德人。高毅大学专业是会计,一毕业就下海创业。1996年,28岁的高毅和父亲、弟弟一起承包了常德一个乡镇的药品批发站。


彼时的药店高高的柜台,老旧的店堂。价格高、品种少、质量难以保证是困扰购药者的普遍问题,亦给后来者留下了机会。


两个契机催生了益丰药房。高毅说,一是有亲朋好友在其批发公司买药,比柜台便宜40%,甚至60%,这就发现了零售药店降价的空间;二是一个朋友的母亲在其仓库拆零区买药,就像在超市里买东西一样样选,“我们为什么不能把这种仓储药品的方式带到外面去呢?”


2001年,高毅在常德开了第一家药店,也是中南五省的第一家平价药房,打出的口号是“比国家核定零售价平均降低45%”,将行业内过去“高毛利低周转”的方式转变为“低毛利高周转”的现款交易模式,行业毛利率从30%降到8%,之后又降到6%。


益丰药房第二大股东、今日资本总裁徐新则认为,益丰药房的开店模式也极具杀伤力。在早期,益丰药房一般是在三四线城市密集开店,“往往是在一个县城,就一条老街,益丰进去开一个旗舰店,再铺两三个小店围起来,立即成为当地的第一品牌,其他的竞争对手就没有机会了。”


刀刀见红,差点要了一些同行和药厂的命。2002年,益丰药房的一家新店就曾遭遇一开张就被砸店的事件,也曾有供应商强迫益丰药房取消供销协议。


凭借强有力的低价策略和可复制的模式,益丰药房迅速切开了市场,也带动了整个行业的改变,平价药房湘军群雄崛起。在2014年的全国药店前50强中,包括益丰药房在内的湖南平价药房占据5个席位。“上市后,用融资的钱开新店,自有资金将用于兼并”。


2001年成立的益丰药房无疑踩到了行业发展的爆点。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的统计,2001 年至2013 年,我国医药零售市场总规模(含零售药店和医疗机构)实现了 16.26%的年复合增长,2013年达到 12645 亿元,其中,零售药店市场规模约为2619亿元,占比为20.71%。


商务部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前10位药品零售企业销售额占零售市场销售总额的14.4%。


行业高速成长,益丰药房也从蜗居常德的一家门店,逐步发展到湖南全省,并进入上海、江西等地。2008年,今日资本的进入点燃了益丰药房的爆发式增长。


今日资本以擅长投资零售行业着称,作为京东商城的第一位投资人,其当前获益超过130倍。此外,徐新还透露,赶集网、三只松鼠、唯品会等项目也让今日资本收益颇丰。


连锁药店亦是今日资本瞄准的猎物。2008年,在接触益丰药房之前,徐新已先后考察了20多家连锁药店。当时的益丰药房在行业内排名第19位,仅有70多家门店,即便在湖南,也不是今日资本的首选标的。


然而,“在湖南谈过两次之后,我就把高总拉到了上海去签订战略框架协议。”徐新表示,益丰药房中型药店为主的业态模式、精细化管理模式以及高毅个人的魅力是其动心所在。


2008年10月,今日资本出资2亿元入股益丰药房,占其上市前总股本的31.67%。此后,益丰药房加速扩张,其门店数量从2007年底的77家门店急速上升到2014年底的810家门店,2014年实现营业收入22.3亿元,2014年排名行业第五位。


上市,更让高毅感受到了资本的力量。2015年2月17日,益丰药房成功募集资金净额达7.25亿元。“上市以前,公司以自建店为主;上市后,用融资的钱开新店,自有资金将用于兼并,发展速度会快很多。”


高毅称,“实体店以后的发展,仍是现有模式的裂变,对管理能力不构成任何挑战,只需要培养更多的店长就行了。”


当《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问及益丰药房是否具备兼并整合能力时,高毅表示,“以前收购只是练兵,表明益丰有并购整合的能力。”


益丰药房曾分别于2011年与2013年收购上海开心人大药房和新宝丰大药房。招股说明书显示,上海新开心人大药房在被收购之后盈利能力由2010年的利润总额77.98万元上升到2013年的净利润837.79 万元。 并购扩张也是其他连锁药店巨头的战略选择。老百姓大药房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其拟募集资金10.1亿元,除新设直营门店外,也考虑并购其他零售药店企业。相对于云南一心堂、海王星辰、国大药房等巨头2000家门店以上的规模,不论是益丰药房还是老百姓大药房,借力资本,加速抢占市场的战略展露无遗。


面对电商江湖,目前重点推广O2O模式


实体零售药店仍在奋力拼杀,真正的风险却来自无所不在的互联网。截至 2015 年1月,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数据,全国取得互联网药品交易资格证的企业已达368 家,其中获得B2C模式的网上售药资格的药店由2010年底的 21家增至 270家。


医药电商的增速也远高于零售药店


阿里巴巴、京东商城、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均已磨刀霍霍,纷纷进军医药电商领域。其中,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天猫医药馆2013年交易规模达20.4亿元,占国内医药电子交易47.89%,同比增长172%。


目前,网售处方药与医保报销仍是挡在医药电商面前的两座大山。政策何时放开以及放开的力度,成为医药电商集体期待的行业风口,或将对实体药店形成较大冲击。


2014年5月28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凭处方销售处方药”。20天后,一心堂、老百姓大药房、益丰药房等60多家医药流通企业集体上书国家食药监总局和商务部,强烈反对全面放开网上开售处方药。


“我们反对的是无条件放开网售处方药,如果任何人都能在网上卖药,这对用药安全是极大的风险。行业内建议有条件地放开,让有一定资质的企业来试点。”高毅表示,“互联网是趋势,但目前因为政策限制,整个行业会如何发展还不明朗。”


2013年,益丰药房启动电商平台,现已建成B2C 模式的益丰网上药店官方商城,并入驻天猫医药馆、京东商城开设旗舰店,也已实现在实体门店用手机支付宝买药的 O2O(线上线下) 模式。


从架构来看,益丰药房已在电商领域完成初始布局,但从其募集资金投入方向来看,电商并非其当前投入重点,高毅也未透露益丰药房网上售药的具体数据,只表示:“O2O模式不受网上售药政策影响。这是益丰当前会重点推广的政策。”


不论是高毅还是徐新,均认为益丰药房电商战略的挑战来自如何寻找合适的电商人才。高毅希望两条腿走路,“电商团队,必须是既要懂得线上运营,又懂线下销售的;既要到实体店中去找人,也要吸引新人。”徐新则建议将电商团队与原有团队切割开,大胆地起用“80后”,甚至是“85后”,“他们才是真正的互联网原住民,最懂互联网思维。”


徐新认为,益丰药房的实体店从6个省份扩张到十几个甚至二十几个省份并不难,把营收在短期内做到100亿元也不是问题,但是,“未来要想真正变成江湖老大,还得有点杀手锏,在布局上就要看得远,走得快。”


医药电商会否让实体药店深感寒意?高毅称:“药品零售行业正站在整合的风口。药店不会被取代,只会有新的模式补充进来,医药分开政策一旦实施,将给药品零售市场带来几何量级的增长。”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