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揭秘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体系

作为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体系,瑞典的全民医疗体系值得我国学习。值得注意的是,瑞典也曾经历过看病难看病贵的阶段,也曾经历过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的情况,这些恰恰正是当前我国所面临的问题。那么瑞典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并建立起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体系呢?3月27日,在由瑞典卫生署举办的“ 2015年数字化医疗卫生装备新技术新产品讨论会”上,瑞典卫生署专职顾问Mr.Mats Larson对此做了详细剖析。

 

瑞典也曾看病贵看病难


Mr.Mats Larson是瑞典卫生署专职顾问,曾经有长达十年的医院院长管理的经验。之后有长达五年的时间在瑞典作为国民电子健康档案的项目召集人来搜集整个瑞典国民的健康记录,包括所有的健康情况、常见病、慢性病记录。可以说,他是瑞典卫生体系逐步发展起来的见证人。


在他看来,瑞典医疗体系曾经也和中国目前一样,面临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


Mr.Mats Larson介绍,上世纪80年代,是他刚刚进入医疗服务体系工作,那时的瑞典医疗体系已经暴露诸多问题:首先,在医疗卫生方面的投入高达9%,是全球投入第二多的医疗系统,然而“医院非常拥挤,排队等待的队伍也很长”;其次,国家对于疾病预防并不太关注;另外还有基层医疗的服务质量差等问题。


他透露,当时瑞典的官员及管理层也曾发起讨论,反思为什么瑞典作为全球第二昂贵的昂贵的医疗服务,却不能满足大部分人的需求?因此,瑞典卫生系统也经历了一系列变革。


其中比较重要的一个措施便是加强基层医疗。一方面将医疗资源逐渐转移到基层,另一方面加大对基层医院的技术改进,同时加强对医护工作者的教育培训。“当时一个很大的创新,缩短病人的住院时间,增加日间治疗。”


医院数减少50%反而促进患者分流


Mr.Mats Larson特别提及在瑞典医改中有一项措施曾经引发医护人员的反弹。


为了将患者分流,瑞典将看重病和大病的医院减少了一半,关掉了不少医院。而这一措施,引发不少医护人员的反弹,“在做这个决策的时候是非常挑战的,我在当时甚至要打电话让警察局来保护我的人身安全”。


那么如何处理这些被关掉医院的医务工作者?他介绍,主要是通过全科医生培训,让这些医务人员成为适合基层医疗情况的全科医生,“有一个麻醉科的医生经过培训以后成为很好的全科医生。”


另外,瑞典政府也给基层医生提高收入,提供培训机会,每两个月就去专业的机构接受培训。


由于医疗服务的重心转移到基层,因此基层的医生也会转而去大医院进修学习一些疑难病症的治疗或手术手段。事实上,在各级医院的功能定位明确后,患者也按照医院定位来进行分流,实际上是形成了一良性的循环。


区域化管理 医疗资源投入也个体化。


瑞典目前的医疗体系是分责制


Mr.Mats Larson介绍,瑞典的医疗架构,从政府层面来说国家级层面来说有三部分。从国家层面来说他们只是对整个医疗做一个监管,但是他们不会去提供任何的医疗服务;地区级的是最重要的,瑞典目前一共分21个区域,各区域各自负责自身所有的医疗服务,另外有将近三百个地级市负责慢性长期疾病的长期照顾,这三个层面每四年会改选一次管理委员会。


财政投入主要来源于每个区域的税收收入,包括上述三个方面。他举了一个例子,某一个地区的医疗资源分布,假定这个区域一共有24万名居民,两家大型医院,33个社区服务中心,17个牙医诊所,那么财政投入中有超过50%的医疗预算是花在医院的;大约25%—30%是花在基层医疗上。


“基层医疗虽然数量多,但是相对来说花费是比较节省的”。Mr.Mats Larson强调,由于不同区域的人口、地域面积各不相同,因此在卫生投入上也不尽相同,一般会根据该区域的患者多少,具体情况来决定。


另外在瑞典,公民所享受的医疗权利是平等的,不会因为多出钱就有优先权,“不可能,只是按照病人的需要来分配医疗资源”。


医疗投入30年不变 约占瑞典GDP的9%


上文中曾经提及,在上世纪80年代,瑞典的医疗投入占当时GDP的9%,而这个数字到2015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事实上,在80年代大部分欧美发达国家的医疗卫生投入约占国民生产总值的6%—9%,而经过30年发展,各国的投入都在增加,美国尤为明显,几乎增长了一倍。


如何做到医疗投入30年不变?Mr.Mats Larson认为,加大基层医疗投入是关键。


事实上,瑞典在基层医疗方面的战略与当前我国提倡的“分级诊疗”极为相似,即让患者首先去基层医疗、社区卫生中心等进行处理,在基层医院无法处理之后,再由该院提供转诊单,才能向上级医院进行转诊,否则患者直接去医院,医院不会接受。


在瑞典,所有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都是24小时提供服务,同时医院里的医生也会经过全科培训,另外一些外科、儿科乃至产科的专科技能也需要掌握一些;每个社区服务中心都会有一个实验室,提供一些快速的诊断,保证能够完成最基本的检查,一旦生病不用跑到医院里面进行检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里的人员数量,是根据居民的数量来定。一般每个医生覆盖2000个市民。


不过Mr.Mats Larson也透露,尽管原则上瑞典所有的医疗机构都是公立的,但也有一些是私人性质的。


如果某地一共有33个基层卫生中心,可能在这当中有将近10个私人性质的,但这些医院和公立的社区医院在服务质量和服务费用上没有差异,唯一的差异是在于人员的管理上。


私人性质的社区医院里,有类似这样一个公司来管理来雇里面的医生和护士。实际上,医院的基础设施部分还是公立的。


“不过区域和区域之间是不一样的,有的区域多一点,有几个区完全没有私立的,首都地区稍微会多一点。大部分的情况他们是根据当地有多少居民来配置的。”


健康档案100%电子化 信息化助力基层医疗


在瑞典先进的医疗经验中,信息化的经验可能尤其值得学习。


中美峰会主席哈佛医学院马晶教授曾在公开场合表示,“瑞典是全世界信息化做的最好的,做了几十年的全国的卫生信息化,疾病的追踪、记录、登记,我们在哈佛很多都是用瑞典国家的资料来做研究,因为是长期随访的很详细的医疗服务信息。”


数据显示,目前在瑞典已经做到健康记录百分之百的电子化,94%的处方都是电子处方。


Mr.Mats Larson介绍,所有的检测、诊断的报告都可以上网查到,包括患者都可以上网查到,这样方便医患双方沟通。


同时,政府在对区域医疗费用投入合理性进行评价时,也会参考电子档案中记录的就诊量和电子处方。


“比如想看一下这个地区的糖尿病治疗情况,就会请一些第三方独立的专家到这个地区去抽取他们的健康档案,因为都是电子化,看看用药是不是合理,糖尿病继发病的情况是不是很严重,来评估你是不是按照要求进行合理诊治。如果你做得好就OK,做得不好就会不停来促进你不断改善。”他透露,在瑞典,每年会对一类疾病进行分析回顾,从而形成疾病的科学有效管理。


据了解,目前瑞典在信息系统的投入占到整个医疗花费将近3%左右。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