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盘点:那些闯入医药行业的“科技者

苹果公司


苹果(Apple)最近发布其健康研究平台后的24小时内,就有数以万计的iPhone用户申请参加由一些在美国最受尊敬的医疗机构参与的五项研究。


哈佛大学(Harvard)附属癌症中心将通过让乳腺癌幸存者输入他们的体能水平和情绪信息,来评估化疗的长期影响。由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领导的另一项研究将利用iPhone的内置传感器,研究体育活动与心脏病之间的联系。


随着移动设备开启了评估健康的新方式,科技行业对医疗健康领域兴趣日益加深,苹果的ResearchKit平台就是一个最新例证。


各种应用(App)——从计步器、心率计量仪到酒精测定计和排卵期计算器——为人们提供了大量个人健康信息。ResearchKit展示了一种潜力,即这些数据的集成可以揭示出疾病在更广泛人群中的发展趋势。


苹果公司主管运营的杰夫•威廉斯(Jeff Williams)说,这款软件将把iPhone变成一个“强大的诊断工具”,并克服临床研究中的一些问题,如难于招募患者。“只要过程不麻烦,我们有几个亿的iPhone用户将乐于出一份力,”他说。


谷歌公司


并非只有苹果一家在这样做。谷歌(Google)已投资了两家旨在依靠激增的医疗数据独立开展研究的公司:基因测序公司23andMe,拥有已使用其99美元DNA测试设备的85万名用户的基因信息;以及专注于年龄相关疾病的Calico公司。


两家规模为世界数一数二的药企——罗氏(Roche)和辉瑞(Pfizer)与23andMe签有协议,可以使用后者的数据进行研究。但在本月,总部位于加州的23andMe聘请了罗氏旗下生物技公司Genentech的前研发负责人理查德•舍勒(Richard Scheller),在进入自主药品研发方面又迈进了一步。


对传统医药公司来说,谷歌和苹果闯入他们的地盘令人不安。药丸或注射剂本身只占一种药品价值的一小部分。来自硅谷及其他地区的新加入者会强行挤入药品研发过程吗?


位于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的布莱根妇女医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的首席创新官大卫•贝茨(David Bates)说,那种景象还很遥远。迄今为止,大多数活动还仅限于各种健身应用,它们提供的是激励性信息,而非真正的医疗级数据。


“(数字医疗的)最大受益者是患有慢性疾病的人群,但许多此类应用并非为这部分人群使用而设计,”他说。它们的目标市场是富裕的、热衷健身的iPhone用户,而非那些最需要改变生活方式的人群。


贝茨博士补充说,为了提供真正的研究价值,健康应用需要与患者的电子病历相连。在大多数国家,这样做都面临巨大的系统性障碍,更别说隐私问题。


位于加州的数字健康初创企业Bioniq Health的联合创始人尼玛•艾哈迈迪(Nima Ahmadi)说:“这一领域的信噪比是我见过的最高值之一。很多人都在做着各种各样的事,但都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更多的临床级应用正在涌现,例如用于糖尿病的葡萄糖监测仪。但这些应用面临监管机构的审查,后者计划将它们纳入与医疗设备(如心脏支架和起搏器)同样严格的审批程序中。


瑞士制药集团诺华(Novartis)首席执行官江慕忠(Joe Jimenez)称,医疗行业与科技行业必须分享专业知识。他的公司正在与谷歌合作研发一种“智能”隐形眼镜,可以测量泪液中的血糖水平并将数据传输到移动设备。“诺华是全球最大的隐形眼镜制造商之一,但我们对微处理器与传感器一无所知,”他说。


他说,通过合作,这两个行业可以开发出突破性技术,帮助满足全球人口老龄化带来的日益增长的健康需求。然而,很明显的是,谷歌、苹果以及其他公司亦想在这个领域分一杯羹。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