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生物科技股接连受重挫,美国股市再掀“泡沫论”

去年夏天,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 指出生物科技股等股市板块“估值过高”,交易员对此一笑以置之,此后股市仍然高歌猛进。然而最近生物科技股连遭重创,面对这位美联储高层曾经的警告,恐怕没人再像往日一样付之一笑了。


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上周三(3月25日)急跌2.4%,创240日内最大单日跌幅。大盘有突破三连跌之势,令年初至今的涨幅从超过6%跌至不足3%,其中部分是由于受到生物科技股下跌的推动。


追踪约150个美国生物科技股和医药股的安硕(iShares)纳斯达克生物科技板块ETF(IBB)年初多次冲上历史新高,但本周三下跌4%,并且这一周已下滑7%,令2015年的涨幅从20%降至12.5%。


技术信号同样不容乐观。根据Sentimen Trader每日投资报告作者杰森·吉普菲特(Jason Goepfert)分析,股价超过50日移动均线的生物科技股数量从上周的80%以上骤降至50%。上一次出现这种现象是在2009年2月,当时情况迅速恶化,短暂好转后进一步下跌,只有不超过20%的生物科技股还保持在50日均线上方。随着IBB逐步收复失地,转为正增长,此次喘息可能出现在周四。


纳斯达克咨询服务中心(Nasdaq Advisory Services)的医疗保健领域高级分析师约翰·罗森博格(Joe Rosenberg)将近日的下滑与去年同期进行了比较,他表示:“这种感觉似曾相识。”他认为股价下跌的主要原因是均值回归,这次被抛售的重点是那些小型生物科技公司,这些公司的估值是基于未来新药潜力而非已有的盈利能力。


“如果只有生物科技股的资金不断流出,对比会更加强烈,”但他指出,周三的回落是广泛的。


即使最近遭遇暴跌,生物科技板块依然轻松跑赢大盘,今年的收益率轻松超过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标普500指数和罗素2000指数。


去年夏天,美联储 (Federal Reserve)主席珍妮特•耶伦 (Janet Yellen)指出生物科技股等股市板块“估值过高”,交易员对此一笑以置之,此后股市仍然高歌猛进。然而最近生物科技股连遭重创,面对这位美联储高层曾经的警告,恐怕没人再像往日一样付之一笑了。 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本周三急跌2.4%,创240日内最大单日跌幅。大盘有突破三连跌之势,令年初至今的涨幅从超过6%跌至不足3%,其中部分是由于受到生物科技股下跌的推动。 追踪约150个美国生物科技股和医药股的安硕(iShares)纳斯达克


去年夏天,美联储 (Federal Reserve) 主席珍妮特•耶伦 (Janet Yellen) 指出生物科技股等股市板块“估值过高”,交易员对此一笑以置之,此后股市仍然高歌猛进。然而最近生物科技股连遭重创,面对这位美联储高层曾经的警告,恐怕没人再像往日一样付之一笑了。 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本周三急跌2.4%,创240日内最大单日跌幅。大盘有突破三连跌之势,令年初至今的涨幅从超过6%跌至不足3%,其中部分是由于受到生物科技股下跌的推动。 追踪约150个美国生物科技股和医药股的安硕(iShares)纳斯达克


白匣子顾问公司(Whitebox Advisors)高级投资组合顾问保罗·卡罗什(Paul Karos)表示,需要将企业的基本面与股票估值区分开来。他认为,前者“依然是市场的一大亮点”,而后者总是成为价值型投资者的障碍,一直在加速上涨。


市场预期,IBB不到一半的股票将在下一财年实现盈利,令市盈率倍数变得毫不相关。据FactSet研究系统公司预测,这些公司的预期市盈率倍数之高从再生元制药公司(Regeneron Pharmaceuticals)的43倍,到Illumina公司的57倍,甚至高达小盘股公司Medicines Company的210倍,而Pacira Pharmaceuticals则为109倍。对比之下,只少数几个公司的市盈率看上去完全合理——百健艾迪(Biogen Idec))和塞尔基因公司(Celgene)的市盈率倍数少于30倍,而美国安进公司(Amgen)只有17倍。


美国投资银行派杰公司(Piper Jaffray)的分析师承认对这组公司进行估值存在挑战,但他们指出,塞尔基因、百健艾迪和亚力兄制药(Alexion Pharmaceuticals)等公司较其他同类公司估值诱人,而安进公司相比大型制药企业估值也较为合理。


以乔舒亚·西摩博士(Joshua Schimmer)为首的派杰公司分析师认为:“我们再次看到关于生物科技股估值存在一些被误导的担忧,可惜这些公司中既有盈利实实在在增长的企业,也有刚刚开始盈利的公司,所以其估值过高,但无法反应市盈率倍数。”后者将行业营收水平拉低,但是派杰公司分析师认为,“一旦挺过最近一轮的抛售后”,2015年预计将出现丰厚回报。


近年来医疗保健股板块整体飙升,部分原因是这类股票被看作“防御型增长股票,”卡罗什认为,“在股票市场,这一点具有很大吸引力”,因为投资者希望押注在那些紧跟牛市的股票,但在股市回落的时候这些股票又能起到保护作用。


卡罗什还提到了一些经常被引用的报告,内容有关《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下的人口结构变化和医疗保健覆盖范围扩大,以及医疗保健行业里一些新的动向,例如用免疫疗法治疗癌症,这令生物科技及制药公司看上去更有吸引力。


但他警告,凡事都有限度,过去几年医疗保健股一直跟随市场的步伐。“它会在某个时间点喘息,因为它也有限度。人们追捧医疗保健股是因为气基本面稳健。”卡罗什解释道。这种热度一直持续到今年,直到最近股市出现一些震荡,体现在市场对新发股票的热情消退。根据风投公司复兴资本(Renaissance Capital)提供的数据,今年已有32家公司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这与2014年同期相比下降45%,但是有一半的公司来自于医疗保健行业,而其中生物科技占了很大一部分。


3月26日上午,纳斯达克与生物科技股纷纷低开,之后有所反弹,但接着迅速逆转,在下午的交易时段重新处于下跌区域。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