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科研成果

Nature:华人科学家发表p53研究新发现

Nature:华人科学家发表p53研究新发现.jpg

来自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人员证实,p53介导调控了胱氨酸代谢、ROS反应和铁死亡(ferroptosis),由此为我们揭示了一种新的p53肿瘤抑制模式。这些重要的研究结果发布在3月18日的《自然》(Nature)杂志上。


领导这一研究的是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肿瘤遗传学研究所研究员顾伟(Wei Gu)教授。顾伟教授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长期以来主要从事p53在肿瘤抑制和老化两方面的课题研究。他在p53基因乙酰化和泛素化体调控研究领域有着杰出的成就。根据哥伦比亚大学网站的个人信息,顾伟教授以通讯作者等身份在Cell(14篇)、Nature(7篇)、Science(1篇)等高水平国际权威杂志上发表论文数十篇。担任Cell、Nature、Science、PNAS等国际权威期刊的特约评审人。


p53肿瘤抑制信号通路失活是大多数人类癌症形成中的一个极其关键的事件。尽管人们普遍认为p53介导的细胞周期阻滞、凋亡和/或老化是p53主要的肿瘤抑制机制,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p53的一些其他活性例如代谢调控对于它的肿瘤抑制功能也至关重要。虽然近年来的研究已经鉴别出了p53的一些代谢靶标如TIGAR、GLS2和SCO2,当前仍不是很清楚p53代谢功能促成其肿瘤抑制活性的机制。


在这篇Nature文章中研究人员证实,通过抑制胱氨酸/谷氨酸反向转运蛋白关键元件SLC7A11转录,p53阻止了细胞摄取胱氨酸,使得细胞对一种非凋亡性的细胞死亡形式——铁死亡变得敏感。并且,他们发现一种乙酰化作用缺陷p533KR突变体虽无法诱导细胞凋亡阻滞、凋亡和老化,但却保留了抑制SLC7A11表达的能力,因此可以调控胱氨酸代谢和细胞铁死亡。


通过分析p533KR/3KRMdm2−/−突变小鼠,研究人员进一步证实p53这方面的功能对于胚胎发育以及Mdm2相关的死亡起至关重要的作用。


铁死亡与代谢紊乱导致生成的细胞质和脂质ROS有关,而与线粒体无关。通过抑制SLC7A11转录,p53激活降低了胱氨酸的摄取,转而限制了细胞主要的抗氧化剂——谷胱甘肽(GSH)生成。因此,在p53激活细胞中ROS诱导的铁死亡敏感性显著增高。值得注意的是,在许多类型的人类癌症中都存在SLC7A11过表达,且SLC7A11的水平对于铁死亡反应的敏感性至关重要。通过在异种移植肿瘤模型中使用p533KR突变体,研究人员证实高水平的SLC7A11表达可以显著破坏p533KR诱导的肿瘤生长抑制活性,这与细胞周期阻滞、凋亡和老化均不相关。


综上所述,新研究结果阐明了p53介导的对胱氨酸代谢、ROS反应和铁死亡的调控作用,为我们揭示了一种新的p53肿瘤抑制机制。


原文链接:Ferroptosis as a p53-mediated activity during tumour suppression


相关阅读:

Nature:曲线救国,攻克p53缺陷肿瘤

Nature发布p53惊人发现:踩下细胞变身的开关

中科院Cell子刊发表p53研究新发现

《核仁中Def-Calpain3蛋白降解途径与p53》——彭金荣教授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