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美官方膳食指南放开对脂肪与胆固醇的限制

协助制定美国官方膳食指南的营养顾问小组周四发表声明,表示应适当放宽此前提出的对脂肪和胆固醇的限制,并就美国人摄入的添加糖量的上限提出了严苛的新建议。

14273770629087b48f3bea6448.jpg

近年来,美国心脏协会(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等主要卫生组织逐渐放开了对膳食胆固醇的限制,并敦促美国人民减少添加糖的摄入量。如今,美国膳食指南咨询委员会(Dietary Guidelines Advisory Committee,每五年召开一次会议)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该顾问小组指出,美国人饮食中的盐、糖和饱和脂肪过多,但符合“健康饮食模式”的食物,如水果、蔬菜、坚果、全谷物制品、鱼却不足,另外饮酒也不够节制。该小组成员表示,他们希望美国人不要过于关注单一的营养成分,应该更注意饮食的整体模式,如地中海式饮食(该饮食模式与较低的心脏病和中风率相关)。


该小组将添加糖单独挑出来作为其重点关注对象。以往的膳食指南都警告人们不宜食用过多的添加糖,但现在,该小组首次建议,鉴于其与肥胖和慢性疾病有关,美国人应将添加糖摄入量控制在每天热量总摄入量的10%或以下——对于大多数成年人而言,相当于每天约12茶匙。


美国人平均每天的添加糖摄入量约为22至30茶匙,其中一半来自汽水、果汁和其他含糖饮料。该小组表示应将含糖饮料驱逐出校园,并支持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提出的“在食品营养标签上将添加糖单列一行明确标识”的规定,而食品和食糖行业则激烈地反对这一改变。


这种对添加糖的更强硬的态度,赢得了许多专家,包括一些不同意该小组关于盐和饱和脂肪的警示意见的专家们的赞同。


“这是该指南的一大亮点,而且,目前也正迫切需要如此,”儿童医院奥克兰研究所(Children’s Hospital Oakland Research Institute)动脉粥样硬化研究的负责人罗纳尔·M·克劳斯博士(Ronald M. Krauss)说。“鉴于美国人各年龄组中添加糖的摄入量都明显过剩,这些措施很有必要。”


克劳斯博士是美国心脏协会膳食指南委员会的前任主席,他称赞该顾问小组开始强调整体饮食模式是“朝正确方向的一大进步”。另一个进步是,该小组废止了既往指南中“美国人应将脂肪总摄入量限制在每日热量总摄入量的35%”的建议。


最早的一份膳食指南诞生于1980年,其主要目的在于鼓励人们遵循低脂肪饮食,但它们却促成了脱脂加糖的加工食品的迅猛发展。研究显示,以面包、大米和糖等精制碳水化合物来替代脂肪实际上反而会令心血管健康恶化,所以新指南鼓励美国人不要只盯着脂肪总量,更重要的是要看他们食用的是何种类型的脂肪。


指南建议人们以不饱和脂肪——也就是鱼、坚果、橄榄油和植物油中所含那种——来代替主要存在于动物性食物中的饱和脂肪。


此外,该小组还撤销了一条久已有之的建议:“美国人应限制膳食胆固醇的摄入量(主要来源于蛋类、虾等食物)”。几十年来,多项研究显示,膳食胆固醇对大多数人的血液胆固醇水平很少或完全没有影响,现在这些研究结果终于获得了迟来的认可。


该顾问小组的副主席、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的营养科学和政策学教授艾丽斯·H·利希滕斯坦(Alice H. Lichtenstein)说:“多年来,人们一直秉承着限制膳食胆固醇的建议,但是研究数据却并不支持它。”


克劳斯博士承认,有些人在食用蛋黄等富含胆固醇的食物后血液胆固醇水平会升高。但这些“超应答者(hyper-responders)”在总人口中的比例极小——大约百分之几,因此不能以他们为由来普遍地限制胆固醇摄入。


该顾问小组并未发布官方指南。但其报告已发送至美国卫生和公众服务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和农业部(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也就是每五年一次发布《美国膳食指南》(Dietary Guidelines for Americans)的部门。这些机构通常都会严格遵循该小组的建议。


虽然消费者很少会直接关注这些指南,但它们仍然影响着上千万人的饮食。膳食指南指导着校园午餐工程食谱的设计,也就是说,它们与每个教学日里超过3000万儿童的饮食息息相关;此外,它们还被纳入了WIC(Women, Infants and Children,即妇女、婴儿及儿童营养计划)和SNAP(补充营养援助计划)等全国性的食品援助计划。


顾问小组还将素食纳入了健康饮食模式的范例,并指出以植物为主的饮食习惯更具有可持续性,对环境的不良影响较小。但也有批评者怀疑这些指南是否逾越了其注重健康和营养的基本职责。


美国猪肉生产者协会(National Pork Producers Council)主席,兽医霍华德·希尔(Howard Hil)说:“看样子,与为普通美国人提供基于科学的膳食建议相比,顾问委员会对研究美食家中的流行趋势倒是更有兴趣。”


根据最近的几项研究结果,也有人对该顾问小组反对饱和脂肪的意见提出了批评。圣路加中美心脏学院(Saint Luke's Mid America Heart Institute)的心血管研究专家詹姆斯·迪尼古拉安东尼奥(James DiNicolantonio)表示,以植物油中的多不饱和脂肪替代饱和脂肪可能对血液胆固醇水平造成更糟糕的影响,并增加患癌症和心脏病的风险。


“有关饱和脂肪的建议简直是一场笑话,”他说。


非营利性组织健康国家联盟(Healthy Nation Coalition)的注册营养师兼发言人阿黛尔·海特(Adele Hite)表示,自其诞生起,几十年来这些指南对肥胖症和慢性疾病的爆发负有直接责任,因为它们一直在驱使人们远离营养丰富的天然食品(whole foods),如肉类、蛋类和黄油等。


海特女士指出,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人的粗粮、农产品、谷物和植物油摄入量普遍增加,而红肉、全脂牛奶和鸡蛋的摄入量则有所降低,但总体而言,美国人健康情况却比以往更糟了,肥胖问题也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更加严重。


“由此必然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这些指南在某些最根本的方面非常失败,”她说。“但看顾问委员会的反应,他们似乎以为这次制定出更加严格的‘建议食物清单’就可以解决问题。”


相关阅读:
美官方膳食指南放开对脂肪与胆固醇的限制

美国对胆固醇摄入量不再设限 胆固醇对健康有影响吗?

PLoS Pathog:胆固醇在汉坦病毒感染中起关键性作用

Amgen公司胆固醇治疗药物达到测试指标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