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安吉莉娜·朱莉·皮特:我的手术日记

Angelina-Jolie-2013-Best-HD-Wallpaper_副本.jpg

两年之前,我在日记中写下了自己的选择:进行预防性双乳切除手术。此前,我进行了一次简单的血液检测,结果显示我的BRCA1基因存在变异。这种基因缺陷使得我患上乳腺癌的几率高达87%,患上卵巢癌的几率也达到了50%。而在我的家族中,我的母亲、祖母和姑妈都是因为癌症而去世。

 

我希望其他可能有患癌风险的女性都了解到这种选择。我保证会跟进任何有用的信息,包括我下一步的预防性手术——切除卵巢和输卵管。

 

我计划实施这个手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相比于乳房切除而言,切除卵巢手术要简单一点,不过它带来的影响却更加严重–这种手术会人为地迫使女性绝经。因此,我要在生理上和精神上都做好准备。我同医生探讨了治疗方案,研究了可以替代手术的药物,也绘制出了我的激素(以便手术后进行雌性激素或黄体酮药物治疗)。不过我一直觉得自己不需要急于做出手术决定,我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可以犹豫和选择。

 

两周前,我打电话给医生咨询了血液检测的结果。我的医生告诉我:“你的CA-125(卵巢癌和子宫内膜癌的首选标志物)指标很正常。”这让我如释重负。我的血液检测会测量血液中CA-125蛋白质的数量,并用这个数据来监控软巢癌。因为我家族病史的原因,我每年都会做这个检查。

 

不过事情没有就此结束。医生接着说:“你体内的炎症情况有所加重,这可能是早期癌症的征兆。在早期阶段,CA-125指标有50%-75%的几率检查不出卵巢癌。”医生建议我尽快去看外科医生,仔细检查我的卵巢。

 

我想,成千上万的女性都曾经体验过我当时的感受。我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要坚强。我要坚信自己能看到孩子茁壮成长,并且抱上外孙子。

 

我给在法国的丈夫打了电话,他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登上飞机飞了回来。人生中这样的时刻之所以美丽,是因为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你知道你为什么而活,也知道什么东西才是重要的。这样的时刻人们感到悲喜交加,却又无比冷静。

 

拿到血检结果的当天我就去看了外科医生,她当年治疗过我的母亲。我母亲去世那天我见到了这位医生,她看到我时泪流满面的说:“你看起来真的很像你妈妈。”我当时就崩溃了。当我们还是微笑着面对彼此,并约定会一同面对之后的困难。

 

检查指标和超声波检测结果一切正常。我感到很欣慰,因为这意味着即便我得了癌症,也很可能处于癌症早期阶段。如果我身体某个部位得了癌症,我在五天之后就能知道。等待结果的五天我过的迷迷糊糊,除了参加孩子的足球比赛之外,我还努力工作并试图保持冷静和专注。

 

出结果的那天还是来到了。PET/CT扫描的结果很正常,肿瘤检测也是阴性。我满心怀喜,但是因为检测使我身上带有放射性示踪剂,我还不能拥抱孩子。我仍有几率患上早期癌症,但即便我患病,体内的肿瘤也只是处于“发育期”,而不是“成熟期”。令我欣慰的是,我依旧可以进行卵巢和输卵管摘除手术来排除风险。而我也决定进行这个手术。

 

我的BRCA1基因存在变异,而世界上很多人和我存在同样的问题。我希望其他女性了解,BRCA基因检测结果呈阳性并不意味着立即需要进行手术治疗。我和很多医生、外科医生以及理疗家探讨过,他们都认为还有手术之外的其他选择。有的女性选择服用避孕药或其他药物,并定期接受检查。解决任何健康问题的治疗方案总是多种多样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了解所有的选择,并选出适合你的那一种。

 

中医和西医都建议我摘除卵巢和输卵管。因为我有BRCA基因变异,家族中有三位女性死于癌症,因此医生认为手术于我而言是最佳选择。我的医生建议我尽早手术,最好是比家族中女性亲人发病年龄小十岁左右的时候接受手术。我的母亲在她49岁时确诊了癌症,而我今年正好39岁。

 

上周,我接受了手术:腹腔镜双侧输卵管、卵巢切除术。医生在我的卵巢上发现了一个小型良性肿瘤,但没有在其他组织中发现任何癌症的迹象。

 

我还在体内安装了一个能够释放雌激素的节育器。医生将这个可以释放黄体酮的节育器放置在我子宫内,它可以帮助我维持激素平衡。更重要的是,这个设备能帮我预防子宫癌。我选择保留子宫,因为我的家族在这个部位还没有过癌症病史。

 

消除所有风险是不可能的,我当然还有患上癌症的可能。我会寻求自然的方式来强化自身的免疫系统。手术后我依旧感觉自己充满女人味,也对这个利于自己和家庭的手术选择毫不后悔。我知道我的孩子永远不会说“我的母亲死于卵巢癌”这样的话了。

 

尽管我在服用激素替代药物,但我还是绝经了。我不可能再生孩子,未来身体上也可能出现一些变化。无论未来发生什么,我都淡然面对。这不是因为我很强大,而是因为这本来就是生命的一部分。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对于那些早早就患上癌症还来不及要孩子的年轻女性,我深表同情。她们面对的情况比我难上百倍。咨询医生后我发现,其实女性可以只摘除输卵管而保留卵巢,这样她们就依旧有怀孕的可能,也不至于绝经。我希望她们能够了解这种治疗方案。

 

做出接受手术这样的决定并不容易。但我们可以直面任何健康问题并加以控制。你可以征求意见、了解自己的所有选择并选出一个最适合自己的方案。总之,知识就是力量。


相关阅读:

父亲若患前列腺癌,女儿患乳腺癌概率上升

第十八届全球乳腺癌支持大会

满血复活:阿斯利康价值$20亿卵巢癌药物Lynparza获欧盟批准

日常使用阿斯匹林或许可以降低卵巢癌风险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