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IO泡沫,AD泡沫,共同吹起生物医药大泡沫

【新闻事件】:近日百建艾迪宣布其阿尔茨海默(AD)药物,淀粉状蛋白抗体aducanumab(代号BIIB037)在一个一期临床实验中表现出色。根据不同测试方法,使用54周最高剂量aducanumab的病人比安慰剂组病人认知功能障碍恶化缓解70-80%,这远高于专家估计的20-30%缓解。虽然55%的ApoE4基因携带者(高危人群)使用最高剂量aducanumab有脑肿胀副作用,但百建艾迪股票还是飙升8%。自去年12月百建艾迪宣布aducanumab的积极疗效其市值已增加了350亿美元。


【药源解析】:前一段时间Flexus以一个临床前IDO抑制剂被施贵宝以12.5亿美元收购而几乎所有免疫疗法(IO疗法)公司股票都在过去1年有极端乐观的增长,引发投资界对IO泡沫的担忧。今天aducanumab的故事显示AD泡沫一点也不小。事实上整个生物制药似乎都存在泡沫。过去一周纳斯达克上涨3%,而生物技术综合指数上涨高达6%。


为什么说是泡沫呢?新药研发形式上分临床前、一期、二期、三期等四个阶段,但这几个阶段并非均匀分布的。用人生打个比方,临床前相当于小学,一期相当中学,二期相当于大学,而三期则相当于40-50岁的巅峰期。所以根据一期临床甚至临床前数据估价好比一个小学生期末考了双百你就预测他50岁时能成为美国总统或诺贝尔奖获得者。二期临床通常被认为是关键的概念验证,这也和大学时期在人生的位置相当。但即使通过二期临床仍有平均50%的药物在三期临床失败,好比哈佛毕业生也有相当比例碌碌无为。所以aducanumab的这个实验好比一个初中生第一次考试拿了满分,大家就希望他将来能成为大企业家。这当然有可能,但很不现实。尤其考虑到他三个已成年的哥哥都在药厂打工,他能成为乔布斯可能性就更小了。


对于新靶点药物三期临床失败率更高,可达70%。对于AD这种几乎没有过成功药物的领域成功率则更低,去年统计高达99.6%的AD药物以失败告终。新药研发数据量大而复杂,判断一个产品的成功率不能根据一个实验,而是要看总体数据。清除淀粉状蛋白的大小分子药物已经有好几个横尸二、三期临床,其中包括aducanumab的同类药物,淀粉状蛋白抗体bapineuzumab(辉瑞)和solanezumab(礼来)失败的四个大型三期临床实验。今天公布的这个实验据说对照组比历史数据认知功能下降更快,这令人担忧。因为比较的是两组差异所以分组的不均衡可能是造成阳性结果的因素之一。这令人想起2008年轰动一时的AD药物dimebon,也是在一个二期临床试验表现惊人。辉瑞7亿美元收购,结果三期临床没有任何疗效。7亿美元当时被认为是个不小数字,但和BIIB的350亿市值增加简直不足挂齿,从另一个角度说明泡沫的存在。


毋庸置疑,癌症和AD都是市场巨大而亟需新药的领域,仅AD就可能是5000-10000亿美元的市场,这可能是泡沫产生的原动力。最近sovaldi、opdivo、PCSK9抑制剂的成功则令投资者暂时忘记了新药开发的残酷。对潜在颠覆性产品支付一定战略性附加值无可厚非,但一个已有多个同类产品失败的药物仅凭一个意外一期临床就增值350亿已经完全超过理性投资范围,我认为是一个典型的泡沫。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