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政策法规

分级诊疗:患者下沉基层不止“一步之遥”

“从西盟到昆明,坐车要9个多小时,费时费钱不说,病人还要一路忍受痛苦。”这是今年两会期间云南省人大代表、孟连县人民医院副院长刀永良的“吐槽”。由于分级诊疗目前未能很好实现将患者分流到基层医院,使得人们大病小病齐向大医院“进军”。

635594174555038723200.jpg

自2009年新医改实施以来,我国就提出建立分级诊疗制度,但至今效果并不明显。据北京市卫生计生委统计,2013年全市医疗机构诊疗人次达2.19亿,外来就医流动人口平均每天达70万。在三甲医院就诊病人中,约30%病人并非疑难重症,本应在基层即可治疗。分级诊疗的推行究竟难在哪里?又应如何解决?


政府:政策、资金不到位,操作实施“无章可循”


分级诊疗是指按照疾病的轻、重、缓、急及治疗的难易程度进行分级,不同级别的医疗机构承担不同疾病的治疗,各有所长,逐步实现专业化。将大中型医院承担的一般门诊、康复和护理等分流到基层医疗机构。如能很好实施,将有助于缓解看病难问题。


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庄一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分级诊疗制度关键是分层体制未有建立,其实,早在计划经济年代就有分级诊疗,那时公立医院全部由国家拨款,医院不会因为创收问题去吸引病人,因此病人基本保持均衡,会逐级向上转诊。但目前国家给予公立医院的资金补贴比例较少,医院间为吸引病人的竞争使其具有了趋利性,从而导致病人无序就医,这些均导致分级诊疗推行不畅。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副院长林野教授近日就表示,国家在医疗卫生方面的投入仍然偏低,到目前为止,国家给公立医院每年的财政投入只占公立医院正常运转的5%——10%,像北大口腔医院这样的三甲医院,国家的财政投入也只占医院正常运转的不到10%,这就造成医院不得不靠超负荷工作医疗收入累积来保持其正常运转。


因此,庄一强建议,政府应进一步加大投入。“基层医院收费低,层级越高的医院收费越高,就会推动有序就医。”庄一强说道。


另外,在政策方面也存在概念性政策缺失或有政策无细则的现象。例如今年两会一些代表委员提出,应号召建立“小病在基层、大病到医院、康复回社区”的就医格局。其实,构建分级诊疗的目的之一即为实现小病在社区、大病去医院。然而,首先遇到的概念性难题是如何界定“大病”和“小病”?这一概念界定问题在现有相关政策文件中找不到“标准答案”,因此,接下来的操作实施则更是“无章可循”。


另外,庄一强也表示,有些问题并非政策缺位,而是缺少操作细则。例如现在提倡的双向转诊,有政策,但并无操作细则促使其有效地实施。


分流患者下沉应先了解基层机构切实需求者下沉应先了解基层机构切实需求


除此之外,在香港医院管理研究中心主任、艾力彼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兴琳看来,分级诊疗之所以落地难,关键是有关基层医疗机构的接诊能力是否能满足患者需求的问题。


王兴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说,社会要求要提升基层医院的专科能力,但专科能力应如何提升,没有具体的政策体系和指标。分级诊疗的落地是个系统工程,仅有好政策还不够,还需要好方法、好措施、好工具。在倡导慢性病、常见病向基层下沉的同时,基层接诊的步伐显得有些滞后。


王阿姨是上海市的一名高血压和糖尿病患者,隔三差五就要到社区卫生中心报到,社区医生虽能答疑解惑,但到配药环节还需王阿姨花至少一小时时间到大医院买药。对此,上海市静安寺街道社区卫生中心主治医生缪俊也表示,老年人一些常见病、慢性病的部分药物有些社区医院是没有的,患者还需去更远的大医院排队。由此看来,想要分流患者向基层下沉,首先应考虑基层患者的切实需要,按照功能为社区医院配备各层级用药。


此外,庄一强建议学习香港,大医院一律不允许开门诊,只开专科门诊和急诊,专科门诊必须由下级医院因无能力治疗转上来。目前,北京等一些地方已先行进行试点,尝试逐步减少大医院普通门诊量,鼓励大医院主攻疑难重症。


相关阅读:

大消息,分级诊疗或将冲击基药体系

卫计委:分级诊疗将写入法律 中华医学会暂停会议招商

分级诊疗试点 医疗器械行业或再迎政策利好

国家卫计委:中国将在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启动分级诊疗试点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