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科研成果

消除关于HIV(艾滋病)预防的疑虑

新研究发现,针对未感染人群所使用的药物具有显著疗效和多功能性。

14264086324c5c2022f8de71fd.jpg

这是一个关于艾滋预防的重大新闻,并且似乎并不为人所知。5年前,研究员揭示了那些倾向于暴露在艾滋威胁下的人们能够通过一种简单的药物减少感染的风险,然而大众接受这种方法的过程十分缓慢。在近日的逆转录病毒及伺机感染会议(Conference on Retroviruses and Opportunistic Infections, CROI)上,一系列新的研究消除了大部分对于所谓暴露前预防(pre-exposure prophylaxis, PrEP)的实际效果的疑虑,展示了切实可行的办法,并且揭示该药可能有助于改变艾滋病的流行趋势。


旧金山加利福利亚大学病毒学家、同时作为使用这种途径的先驱者之一的Robert Grant指出,这个会议是PrEP的一个转折点。其他人认为该会议的意义如同1996年的温哥华艾滋病会议,后者曾向全世界宣告了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强有效的鸡尾酒疗法能够有效治疗艾滋病毒感染。


Grant领导了PrEP研究的关键部分。该研究曾在2010年表明,ARV Truvada是如何降低了92%的男性之间(MSM)及男性与变性人(男变女)间性行为的新发感染病例——假设他们每日服药。然而问题在于在研究中半数受试者并未按计划服药,致使总体疗效仅达44%。后来,一项较大的研究着手于“不同类型”的异性夫妇(即一方受感染,一方没有),并发现更好的药物依从性,预防率达75%。


然而,尽管得到了FDA认可,PrEP 从未获得太多青睐。由于担心PrEP可能会致使男性放弃使用安全套(所谓“行为抑制困难”),医务人员时常犹豫是否给病人使用,因此,PrEP带来的很多益处都遭到了否定。一些高危人群因为害怕自己被标榜成‘滥交的’、‘轻率的’而仍未进行过PrEP。年轻的单身女性似乎极不情愿使用该药物。“依从性是PrEP的致命弱点。”来自巴黎第七大学(Paris Diderot University)的Jean- Michel Molina如是说。


在一项叫做IPERGAY的研究中,Molina等人研究了这样一个问题——假设不是每日服用药丸,PrEP是否能更有效。他们对法国和加拿大的414名HIV阴性、高危的男男性行为者(MSM)测试了一种更方便的‘按需方案’。这些男性按照要求在性行为之前和之后服药——他们并不知道药物到底是含有Truvada还是安慰剂。Molina解释说,安慰剂组中有14人被感染,相比而言,治疗组中2人被感染,并且这2人均在感染出现数月前便停止服药——总计感染率下降了86%。莫利纳认为,“按需PrEP方案可能是PrEP应用的一种颠覆”。


另一项研究发现,与初始研究相比,依从性或许不是实际应用中的一项大问题,并且行为抑制困难也没有出现。在英国进行的545名男男性行为者(MSM)参与的PROUD试验中,半数受试者使用了传统的PrEP方案,并将他们的“行为和HIV感染率”与1年后才进行PrEP的控制组比较。该设计方案有别于男男性行为者(MSM)的初始研究,关键在于以下2点:其一,未使用安慰剂;其二,参与者很清楚服药将提供有力的防护。


延期组(deferred group)中19人出现感染后不久后就停止了PROUD研究,而立即治疗组(immediately treated group)中3人出现感染就停止了PROUD研究,立即治疗组的疗效再一次达到86%。其他性传播传染或上报的性行为在治疗组及对照组中无差别。PROUD的负责人、来自伦敦大学学院的Sheena McCormack指出,她们担心PrEP会在实际应用中效果欠佳,但并未找到依据。


第三,来自西雅图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Washington)的Jared Baeten领导的一项正在进行的研究确定了一种方法能够增强对“不同类型”的异性夫妇的PrEP疗效。如果感染的一方服用抗逆转率病毒药物(ARV),并且病毒被完全抑制,则几乎不存在传染风险。但一些被感染的患者选择不去服药或无法获得药物。另外,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有一些人虽然已经开始接受治疗,但是药物需要几个月才能发挥最大效力,即有一个窗口期。Baeten等人探讨了处理这些情形的方法。


在肯亚和乌干达的1013对“不同类型”的异性夫妇中,研究者为所有未感染的人提供了PrEP,使他们在其伴侣开始服用抗逆转率病毒药物后的前6个月内不受感染。在拥有感染伴侣、但未治疗的夫妻中,PrEP应该根据需要延长预防的期限。迄今为止,该项研究仅有2人被感染(预计感染人数为40),并且当传染出现时,二人血液中均未检测到Truvada。Baeten表示,将PrEP当作过渡手段“不仅对这些高危人群可行,并且非常有效”。


广泛应用PrEP的潜在回报是巨大的,旧金山加利福利亚大学的Grant在旧金山流行病的建模研究中 (该模型中仅31%感染高危人群在去年接受过PrEP) 证实了该观点。如果65%的高危人群接受12个月的PrEP,每年的新增感染人数将会减半。如果积极地结合使用PrEP方案和药物治疗方案,那么感染人数将能在已经减少的基础上再减少一半(如下图)。“我们正在一个转折点上,尽管PrEP是一个已经得到证实的理念,但适用性仍尚未明确”,Grant说道,“最令人兴奋的是,我们现在能看出它是可行的”。


相关阅读:

Cell:HIV研究重大突破:病毒可自我控制

Cell:安静的环境有利于HIV潜伏

Nature:建立摧毁突变HIV的免疫军队

Science:HIV老药可治疗黄斑变性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