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心脏支架的是是非非

一位急性心肌梗死发作的患者被送到一家大医院急诊室,医生检查发现给其心脏供血的三支大血管几乎全部堵塞,需要马上植入心脏支架。医生马上告诉家属,必须马上签字手术。但或许是受了传闻的影响,这位患者就是拖着不签字,到处打电话咨询。好不容易等患者同意了手术,刚被送进手术室,就出现了随时可致命的心室颤动。多亏医生经验丰富,用了强电流除颤,才侥幸救回患者一条命。

a0_66_25_01300000432220132150255230777_s.jpg

全国人大代表钟南山院士日前在广东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发言说,广东某医院的一个心脏导管大夫为病人做冠状动脉照影,本来问题不大,但最后给放了五个支架。语出惊人,一时间心脏支架又成了众矢之的。


碰巧的是,最近在两会上“惊动”了习大大的一部急救纪实片《急诊室故事》中就有这样一个细节:一位急性心肌梗死发作的患者被送到一家大医院急诊室,医生检查发现给其心脏供血的三支大血管几乎全部堵塞,需要马上植入心脏支架。医生马上告诉家属,必须马上签字手术。但或许是受了传闻的影响,这位患者就是拖着不签字,到处打电话咨询。好不容易等患者同意了手术,刚被送进手术室,就出现了随时可致命的心室颤动。多亏医生经验丰富,用了强电流除颤,才侥幸救回患者一条命。


这样的结果让从事心血管导管工作的专家很不好受。尽管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能列出国内和国际的数据,也能拿出自己救治过的不计其数的案例,来证明心脏支架植入手术的诸多优势。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心内科及心脏中心霍勇教授断然否定我国存在支架滥用现象,“中国的心肌梗死患者平均每例次放1.2枚支架,但全世界的数据为平均每名心梗患者放1.5枚,欧洲等地一些发达国家这个数字甚至是1.7。”但谁叫他们自己就是业内中人呢?于是支架问题总是显得很尴尬:不是做介入的医生说不清楚,而是做介入的医生说了也没人相信。于是,支架滥用的话题反复被炒作,患者每每疑心重重。


钟南山院士的发言主题是批评一些医院为了利益不择手段,而非定性我国心脏支架滥用。但其发言中的一段话被放大传播,介入医生躺枪,误伤介入行业甚或医疗行业,出人意料。事实上,因个例而使整个行业受到伤害的情况已十分常见。内科医生何尝不面临开药遭到患者怀疑是为了提成的尴尬呢?看同一个病要去好几家医院,看同一科室不同的专家,再把他们的话比一比几乎成了一些人看病的窍门。


关于支架问题,中国医师协会张雁灵会长也说过——不过他说的场合,是介入医师分会成立的大会上。他认为,介入行业得更加规范,必须有规矩,有人管着不许乱放,万一有害群之马,也可以参照标准进行处罚,这也促使他大力鼓励支持介入医师分会的成立。因此,媒体与其只记住5个支架的“恐怖故事”,不如进一步分清行业的主流与个例,关注一下行业的自律与努力。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