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卫计委主任发话:强推4项改革

医改如何进一步深化?公立医院改革如何推进?医患关系如何更融洽?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坦言,虽然医改仍然面对很多历史遗留和新出现的问题,但经过数年的艰苦攻坚,中国新一轮医改已经取得了重要的阶段性成果。


“公立医院改革取得重要突破,全民医保体系进一步健全,基层新机制不断巩固完善,基本药物制度、人事薪酬制度、人才队伍建设等配套改革都迈出重要步伐,这就好比医改这一仗已经打到长江边了,要一鼓作气,深入推进医改向纵深发展。”李斌说。


公立医院改革——“再难啃的骨头也要啃”。


2014年全国“两会”期间,李斌直言中国的医改已经进入了深水区、攻坚区,“难点还是要啃公立医院改革这块硬骨头”。


整个2014年,卫生计生委在全国1300多个县(市)推动了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相当于全国一半以上的县都进行了改革;在60多个城市探索推进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在此基础上,又谋划在江苏、福建、安徽、青海4省开展省级综合医改试点,虽然试点省份数量不多,但涉及东部、中部和西部省份,这对积累改革经验,持续深化改革,建立新的体制机制,促进实现医疗、医药和医保“三医联动”改革具有重要意义。


李斌认为,2009年新一轮医改实施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对医改工作做出全面部署。医改的方向、原则和方针政策都已经明确,公立医院改革“就是要扎扎实实向前推进,破除以药补医机制,理顺医疗服务价格,建立科学补偿机制,深化编制人事制度改革,建立符合行业特点的薪酬制度,建立完善现代医院管理制度,改革绩效考评制度,同时,要切实履行政府办医责任,加大投入,加强行业监管”。


李斌认为在公立医院改革的过程中还要控制大医院的盲目扩张。“有的地方医院床位达到几千张,但是医疗卫生主要靠人才和技术,群众到医院看病是为了看医生,没有人才和技术光靠盖房子是行不通的。”


李斌担心大医院的扩张可能会造成虹吸现象,既会把医生往上吸,也会把基层的病人往上吸,这会直接导致整个医疗体系的底层不稳。


医保体系建设——“进一步提高群众治病实际报销比例”


“今年底有可能把城市居民和农村新农合的制度政策先统一起来,再通过完善医保体系,进一步提高群众治病实际报销比例。”李斌说,我国已经健全了全世界最大的基本医疗保障网络,参保人数超过13亿,覆盖率稳定在95%以上,政策范围内住院报销比例达到70%以上,今后要继续完善医保网络和体系。


国家对医疗卫生体系建设非常重视。2015年的政府预算中,继续提高对城乡居民医保的补助,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与去年相比增加9.5%,但财政医疗卫生支出(同口径)增长达到了18.8%,主要用于提高城乡居民医保筹资标准的补助,这个增长速度在各领域中是比较高的。


虽然增速较高,但我国卫生总费用占GDP的比重还比较低。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世界各国卫生总费用占GDP的比重平均为9%以上,美国约占17%,而我国不到6%。她说,国家正在建立一个立体的医保网络:2015年,全面实施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健全重特大疾病保障机制,提高群众抵御突如其来疾病风险的能力;积极推动医疗救助、紧急救助、大病特殊贫困救助、商业保险等制度相衔接,环环相扣,让保障体系更加全面。

李斌认为,基本医保报销比例要在目前稳定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放大基本医保制度的保障效应。


医患关系——构建和谐医患关系“两手抓”


“去年全国诊疗量增加了3亿多人次,但医疗纠纷数量下降了18%,医患关系明显好转。”李斌说,去年全国总诊疗量达到76亿多人次,相当于在中国把全世界的人都看了一遍病。


2014年初,一些地方发生暴力伤害医务人员、扰乱医疗秩序等事件,医患关系一度较为紧张。卫生计生委为构建医患和谐关系,采取了两手抓,一手抓整治、一手抓机制。


2014年4月,卫生计生委联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制定出台了《关于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 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意见》,从法律层面遏制涉医违法事件频发的势头。


在长效机制建设方面,卫生计生委“三调解一保险”医疗纠纷处置机制的“组合拳”打出成效:两万元以下的纠纷在医院调解,两万块钱以上通过人民调解组织调解,人民调解的成功率达85%以上。如调解无果,可以起诉至人民法院,法院及时立案受理,开展诉讼调解,依法裁决、执行。


“目前,有5万多家医疗机构参加了医疗责任保险,就像交通事故险一样,鉴定结果出来以后由保险来直接赔付。” 李斌说,一年多来,涉医案件下降、医疗纠纷数量下降,人民调解比例提升、医疗责任风险覆盖面提升、医患双方满意度提升,形成了“两降三升”的良好局面。下一步还将通过深化医改,创新体制机制,促进医患关系更加和谐。


医疗创新——“科技和医改要有机融合”


“对于医疗中的创新,我们要以问题为导向,集中攻关。”


李斌认为,目前我国卫生计生科技创新能力和水平总体与发达国家还存在一定差距。大型医疗设备器械、肿瘤等重大疾病主要治疗药物、传染病防控的多联多价疫苗等进口比重较大;原始创新的医疗技术突破较为匮乏;研究成果与疾病防治实践之间存在“两张皮”问题,转化应用率有待提高;科技创新体系和体制不够完善,优势资源分散在不同部门和地区,尚未形成攻关合力;世界级临床研究成果较少。


国家卫生计生委正在加大科技创新的力度,对互联网医疗与远程医疗、干细胞技术、精准医学等科技创新的鼓励政策也在进一步研究和完善中。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