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3·15特稿:世纪佳缘推“基因配对”,科学还是忽悠?

编者按:一家拥有1.4亿注册会员的婚恋网站,声称可以用“基因配对”一举帮你“脱单”。真相就这么简单?在“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到来之际,《赛先生》为已经或者跃跃欲试想要“基因配对”的人们,还原这一商业计划的来龙去脉、探寻“科学外衣”遮蔽下的真相。《赛先生》调查发现,真正来自科学家的研究和探索确切而有其价值,新的进展也会不断出现,但迄今为止不足以用于婚姻咨询。公众需要警惕的,是商业机构以科学为幌子的宣传噱头。


剩男剩女们也许总在为找不到最合适的另一半挠头。他(她)们走在相亲的路上,疲于奔命,但因一次次的“见面就掰”,倍感无奈而神伤。


一项科学研究所揭示的“单身基因”,以及基因检测市场的日趋火热,让“中国最大的严肃婚恋交友网”——世纪佳缘交友网(下称世纪佳缘)嗅到了全新的商机。


通过基因检测和配对的“科学方法”,世纪佳缘试图解救那些“单身基因”携带者,声称能在茫茫人海中,快速帮你找到最合适的伴侣。


不过,包裹着科学外衣的“基因配对”靠谱吗?


单身无罪,光棍有“理”?


2014年11月20日,英国《每日邮报》网站的一则报道迅速引爆了社交网络。


据报道,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周晓林等人研究发现了一个被命名为“5—HT1A”的基因,可以降低大脑中负责感觉良好的化学物质血清素的浓度,使人更易神经质、抑郁,对亲密关系感到不自在。导致携带者的约会减少或恋情失败,单身几率更大。


网络吐槽纷至沓来:


“单身多年,原来是基因惹的祸。人家就是想问:还有的治吗?[可怜表情]”


“如果是基因问题,那是不是木有救了?太心塞![大哭表情]”


……


随后,“中国最大的严肃婚恋交友网”——世纪佳缘交友网宣布,将联合中国科学院科研团队开展“基因配对”计划,通过检测“性格基因”,帮助人们寻找最合适的另一半,解救“单身基因”携带者,并使配对者获得长期稳定的婚姻生活。


各种商业和都市类媒体的报道——解救单身基因,世纪佳缘联合中科院开展“基因配对”计划,铺天盖地而来。将婚恋交友与基因检测“科学联姻”,世纪佳缘的“高大上”计划激起了无数单身男女的好奇心。


世纪佳缘在宣传中所谓的“单身基因”,正是周晓林等人发现、引爆网络的“5—HT1A”基因。


周晓林的主要研究领域为认知神经科学、社会认知神经科学、决策与神经经济学、社会认知与实验社会心理学等。其团队的研究报告2014年11月发表于英国自然出版集团旗下的《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他们对河南某高校的579名大学生进行了问卷调查,并提取头发样本进行了基因检测。研究发现,携带“G型”5—HT1A基因的人比携带“C型”该基因的人单身的可能性更大。


做“红娘”生意的世纪佳缘不失时机宣布推出“基因配对”计划,显然想要比科学研究更进一步——通过“性格基因”的配对,解救“单身基因”携带者。


世纪佳缘执行副总裁张亚红告诉《赛先生》,他们力图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把男女发生恋情的基础展现出来,除了已经进行的个人性格测试等方式,还希望更加多维地促进男女恋情。


“这都是有科学依据的。”世纪佳缘公关总监陈楚进一步介绍,项目的合作伙伴通过调研认为,在一起的两个人可能是在某些气味或特征上互相吸引,“单身基因”的研究就提供了一个样本。在他看来,不同于以往的性格测试,“基因配对更加理性”。


陈楚笃定地说:“通过基因组位点上的一个互补,就可以认定这两个人会气味相投,然后再决定两个人是否继续交往。”


作为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中国最早的“严肃”婚恋网站,世纪佳缘的计划与“单身基因”擦出的火花似乎带上了浓厚的“科学气味”,但这真的能给剩男剩女带来福音吗?


让人“坠入爱河”的基因配对


不过,由于并非专业出身,陈楚强调自己并不清楚“基因配对”需要具体检测哪些位点,“技术方面的问题得问他们”。


陈楚所说的“他们”正是世纪佳缘对外宣称的合作伙伴——“中国科学院科研团队”。


《赛先生》了解到,这个所谓“中科院科研团队”更准确的所指,是由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的研究员唐鲲所创办的一家公司——精皮士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精皮士)。


“但新闻稿里面说,你们是在和中科院合作?”


“传播嘛!做公关嘛!这个你懂的!” 陈楚回应道。


精皮士于2014年3月成立,是一家基因健康检测公司,专长对人类基因组多样性海量数据进行分析,主业是为不同人群提供“基因检测包”。“基因检测包”的内容包括血型和患胆结石、肾结石、偏头痛等疾病的几率,以及与肥胖、解酒等相关的基因信息。


世纪佳缘与精皮士的合作得到了陈楚的确认。“唐鲲的公司与中科院合作,把研究成果商用化,这是他们的工作。”


2014年10月,成立仅半年的精皮士找到世纪佳缘。当时,世纪佳缘也希望将自己手中的大数据转化为实用价值。陈楚告诉《赛先生》,精皮士称利用基因检测的办法,可以帮助单身人士缩小相亲对象范围。


“精皮士提出来后,我们也在考虑,对于促成男女双方快速具有好感度,基因(检测)会有一些帮助。”张亚红补充道。由此,双方开始合作,世纪佳缘委托精皮士进行基因检测。


在精皮士官网最显眼的位置,可以看到“基因配对”的宣传广告,称“基因配对”是“坠入爱河的一种方法(a way to fall in love)”。


广告中还指出:“现代基因技术可以非常准确地检测出每个人的MHC基因序列进而比较两人之间的基因差异”。所谓MHC基因即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体(Major Histocompatibility Complex)。精皮士提出“长期基因配对指数”的概念,宣称MHC基因差异越大,配对指数越高,能够获得但好处包括——会有更长期的相互体味化学反应、更满意的性生活、更强的生育能力、更健康免疫力更强的宝宝、更稳固的婚姻。


MHC是与移植物排斥反应有关的基因复合体,由科学家使用血清学方法首先在白细胞中发现,又被称为HLA基因(人类白细胞抗原,Human Leukocyte Antigen)。


作为精皮士创始人之一,同时也是公司首席科学家的唐鲲坦承,他的团队对MHC并没有专门研究,只是对国外近二三十年来的研究成果进行总结。


1995年,瑞士洛桑大学的生物学家维德坎(Claus Wedekind)曾进行了著名的“汗味T恤实验”:男人洗澡后不用香皂、香水,穿新T恤静卧两天,让不认识的女性来闻这些T恤,进而表达对男性的喜好程度。实验发现,HLA基因差异越大,两性的相互吸引度越强。


唐鲲说,每个人有各自独特的体味信息素,就像每个人都有各自独特的指纹,而体味正是从MHC挥发。人的鼻粘膜中有很丰富的体味分子受体,可以甄别MHC分子的类别,如果MHC分子编码很不一样,就很容易产生吸引力和性冲动。


“这纯粹是一种娱乐性的东西”


世纪佳缘与精皮士宣传的“基因配对”计划中,另外一个基因检测项目是——“性格基因”。唐鲲称,“单身基因”携带者之所以会对亲密关系感到不自在,主要还是因为和另一半的“性格基因”不合。


找到和自己“性格基因”配对的人,不适感就会大大降低。“这就好比两个不喜欢吃香菜的人在一起,在吃饭问题上就可能更加和谐。”不过,唐鲲在接受《赛先生》采访时坦承:“‘性格基因’匹配没有严格的理论支持”。


“不一定有很明确的配对关系,或者说,会有很复杂的关系。”唐鲲介绍,科学研究已经发现了若干个与人的性格相关的基因。比如在人的情感、情绪方面,OXTR(催产素,有时被称“爱的荷尔蒙”)、DA(多巴胺)的影响已被熟知。此外,科学家对MAOA、5-HT1A、CDH13、5-HTTLPR等基因与性格的关系也有相当研究。


但是在择偶方面,唐鲲表示:“不管我是什么样的性格,我可能会喜欢一个很乐观、开放、好斗的人,也可能喜欢很平和的人。”他承认,性格仍属个人喜好,没有很明确的科学原则。


精皮士为世纪佳缘定制的“基因检测包”,检测的基因位点包括rs53576、rs1800497、rs4680等。已有研究表明,这些位点或多或少都与人类的情绪、社会行为等存在关联。不过,这些关联在科学上仍需进一步研究。


一位不愿具名的心理学家在接受《赛先生》采访时表示,基因更多影响的是人的情绪、情感表达,人们会在日常生活中根据这些“表达”对一个人的性格进行判断。“但影响情感表达的,并不简单是某个基因,可能会有很多基因以及其他环境因素产生影响。所以,单纯地看某一个基因肯定是不行的。”


他补充道,一个人谈恋爱成功与否的因素中,基因只占很小的一部分,并不起决定作用。“我觉得,他们(世纪佳缘)应该更多是出于广告宣传的目的。”


“这纯粹是一个娱乐性的东西。基因可以是一个影响因素,但并不是一个决定性因素,很多性格养成、心理状态和后天成长环境、经历的关系也很重要。”多年从事基因检测技术研究的中科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技术研发中心常务副主任任鲁风直言不讳。“基因配对”的概念并不新鲜,但是拿“基因配对”选择交往对象隐含的伦理风险颇有争议。


“现在的检测手段也好,检测样本也好,都不足以支撑这些基因决定性的结论。拿来作为个体指导的话,还没有太多的科学依据和实用价值。”任鲁风表示,“以基因检测决定伴侣的匹配程度,实际上噱头的成分大于科学的成分,就是一种商业上的炒作行为。”


“单身基因”研究者周晓林告诉《赛先生》,根据Logistic回归(一种多变量分析方法,多应用于流行病学)显示,5-HT1A基因的rs6295位点所能解释的“单身的对数发生比变异量”约为1.4%。


“这表明,单个位点的作用是比较弱的。我们不能单纯依靠基因型来推测个体的恋爱状态。”周晓林说。


尽管如此,考虑到人类庞大的基因位点数目,rs6295位点能够拥有1.4%的解释量,说明该位点的作用值得关注。周晓林进一步指出,5-HT1A基因与恋爱状态的关联只是一个初步证据,“在未完全清楚5-HT1A对恋爱表型的作用机理之前,并不建议将研究结果应用于实际生活”。


“基因红娘”的生意经


有些戏剧性的是,在《赛先生》采访调查“基因配对”项目的过程中,2015年1月16日,唐鲲称他已经卖掉精皮士的全部股份。


2月9日,唐鲲向《赛先生》解释,中国科学院规定研究员不许持股、参与营利性经营和兼职。目前,他并不参与精皮士的直接运作,只担任精皮士的首席科学顾问一职,无偿提供建议与指导。


从精皮士官网可以得知,精皮士提供的基因检测技术主要应用于长期健康规划、超前医疗干预,这与世界上大部分基因检测公司提供的服务类似。而世纪佳缘与精皮士的“基因配对”合作,却是建立在“性格基因”对两性发展感情的关系并不明确的基础之上。


对此,陈楚后来改口称:“我们还处于实验阶段,现在还没有任何一个数据来帮助我们说明,这个事情(“基因配对”)已经成为未来大家(婚恋交友者)的一个标配。”


张亚红的理解则是,“基因配对”就好比以前的“犯相”,“‘犯相’是一个感性的东西,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性格还是基因?应该可以找到一个科学的东西(来解释)”。他还介绍,“基因配对”目前只在上海的“红娘店”进行,并且免费,计划第一批面向世纪佳缘的VIP客户采集500个样本,“要收集,找规律”。


2月2日,《赛先生》就“基因配对”咨询世纪佳缘上海“红娘店”。工作人员明确告知,“基因配对”需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要参加世纪佳缘“一对一”红娘服务,二是两人已经确定恋爱关系或准备结婚。


“如果基因匹配程度不高,我们会对两人关系如何发展给出专业建议。”该工作人员补充道,基因检测的结果只作为两人恋爱关系的一个辅助性判断。但是反过来,两个人基因检测的匹配程度高,并不一定能够擦出火花。


世纪佳缘拥有1.4亿会员以及他们的个人资料。对于像精皮士这样的基因检测技术公司来说,大队列基因数据不仅意味着准确性和效率,还意味着普及和商业价值。目前,世界上的大部分基因检测公司,大都通过国外半公开的数据库、定期购买的付费数据报告,或是大量搜集国内用户数据来扩大自己的样本库。


唐鲲称,目前检测夫妻二人的HLA基因,至少可以保证小孩基因同型的几率很低,但如果要看“性格基因”与婚恋的关系,“可能需要一个很大的数据库”。他还特别强调,现在科研界的样本量其实很少。


不容忽视的伦理争议


在任鲁风看来,迄今为止的科学研究结果“好比是盲人摸象的早期过程”,不足以应用于婚姻咨询。


“如果通过基因检测进行隐性遗传疾病筛查的话,还是有意义的。”任鲁风表示,如果两个人都带有隐性遗传病的基因,他们结合产生的后代就可能产生显性组合,发病几率变高;另外一方面,在孕产阶段就可以对胎儿进行检测,根据产生显性的可能性提前进行干预。


但是,任鲁风更加强调基因检测可能引发的社会伦理问题。“基因检测会越来越多,由于检测结果可能会引起人为的选择,比如携带隐性基因的负面检测结果一旦被公布,接受检测者个人一方面是否有能力承受心理压力,另一方面也可能因此在人际交往、就业等方面受到歧视,这些都是争议较大的伦理问题”。


做基因检测前,检测方都会向受试者做出保密承诺,但是国内缺乏有针对性的法律和法规,从而导致对保密承诺存在担忧。任鲁风举例,过去企事业单位用工体检时,大多会要求检测乙肝五项,但是乙肝检测带来的用工歧视问题在国家多次出台相关政策,并规定乙肝检测结果只能被检测者本人知道后才有所缓解。


“如果基因检测更普及,也许会有这么一天,要求提供基因检测数据,到底会不会造成歧视,现在谁都说不好。”任鲁风说。


任鲁风介绍,目前国内基因检测的局面基本上是,除了在临床检验和诊断方面有卫生部门和药监部门把关,通过其他途径施行的基因检测并无相关的具体法律法规进行指导和约束,“无法可依,无规可循,谁掌握什么东西,就可以拿这个东西来做噱头”。


人类基因组图谱之父、诺奖得主约翰•萨尔斯顿,曾在其《生命的线索》一书中,坦诚地讲述了关于人类基因组引人入胜的故事和错综复杂的争斗——现在全人类可自由共享的人类基因组,险些成为某些私营机构的囊中之物,变成商业利益的牺牲品——让全世界的读者得以了解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头条新闻背后不为人知的真相。


科学研究与商业利益之间的冲突已见端倪,基因信息安全问题还会带来无穷的伦理争议。基因研究已经处于人类科学的最前沿,并展示了可能解除人类面临的癌症、残疾等领域的诱人前景,人类在这对巨大的矛盾关系中将如何自适?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