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PHarmAsia:2014跨国药企在华销售额 孰胜孰败?

面对中国市场放缓、竞争加剧以及监管环境仍然充满挑战的“新常态”,跨国药企如何保持不败?


2014年年度业绩(详见下表)清楚显示了各药企应对市场变化的不同思路。在《亚洲医药资讯》自2012年跟踪的11家跨国公司中,2014年平均市场增长12%,较2013年的9%略有增加。相对于2013年下半年席卷行业的大规模合规调查,2014年可以称为风暴过后略显平静的一年。

2014年制药巨头在华销售增长情况


b.jpg

注:数据来自各公司财报,以固定汇率计算。罗氏、诺华和默克年增长率为季度增长率平均值。辉瑞、阿斯利康、赛诺菲、诺华、诺和诺德以及礼来数据为集团数据,罗氏的数据包括诊断试剂。葛兰素史克和默克数据包括药品和疫苗。


2014年,阿斯利康、辉瑞和诺华依然表现出色,季度增长都在15%以上。阿斯利康以年销售额增长22%傲居中国市场,辉瑞和诺华分别以18%和17%紧随其后。


美国药品和医疗器械商强生增长15%。礼来尽管前9个月表现出了强有力的竞争者态势,增长15~21%,但后3个月增长放缓,其整个年度在新兴市场销量增长11%。


雅培2014年销售额增长逐季度改善,新兴市场总体销售额增长加近13%。


新兴市场三分赛诺菲的全球主业收入。尽管增速放缓,但这家法国制药巨头仍保持增长势头。相比之下,瑞士公司罗氏则继续面临来自中国本土竞争者的强大压力。


胰岛素生产商诺和诺德不温不火,在华销售额增长达13%,与上年持平。


经历了反腐调查1年后,葛兰素史克终于在第3季度实现反弹增长,不过这一势头在第4季度嘎然而至,导致该公司以全年负增长收官。


最快进步奖非默沙东莫属,从个位数到超市场平均速,这家美国公司在短短数季度内实现跨越式飞跃。


胜出者感言


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预计2015年平均增速将从两位数降至7%,这是否也将影响到制药行业?


阿斯利康CEO Pascal Soriot表示:“虽然中国市场增速有所放缓,不过我们仍感受到全年增长的强势劲头。我们在中国的销售增长不仅没有停滞,反而每季度的增幅保持在20%以上”。作为目前仅次于辉瑞的在华第2大外国制药公司,阿斯利康成为在华增速最快的药企之一,中国已成为该英国公司全球第二大市场。


辉瑞在中国的上佳地位,得益于其成熟产品市场的强势表现。“虽然我们在新兴市场依旧呈现季节间波动,但我们对在华表现仍然非常满意,”辉瑞成熟药物业务总裁JohnYoung评论道。“细分品类表现最强势的尤其是心血管专营品种,立普妥(阿伐他汀)和络活喜(氨氯地平)表现俱佳,此外,抗感染药物业务也表现良好”。


雅培的重心放在成人营养品市场。“尽管最初我们预期销量不会太大,但中国成人营养品市场为雅培提供了重要的长期增长机会,”投资者关系部副总裁BrianYoor说道。“预计中国老年人口将是美国婴儿潮人口的4倍,”他指出。


“我们持续看好中国市场的增长。从全年来看,我们以2位数速度增长并接近于一些欧洲地区增速,”强生公司CEO Alex Gorsky说道。


去年,诺和诺德公司的胰岛素和蛋白相关产品销售额在华增长11%,“预计诺和诺德未来几年在华增长将主要来自新型胰岛素和利拉鲁肽组合产品,”该丹麦公司在年度报告中指出。


通常对中国这个最大新兴市场喋喋不休的礼来公司,在1月30日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却沉默无语。在去年10月举行的上次业绩报告中,该美国公司CEO John Lechleiter将中国和日本列为销售增长亮点。“我们意在把握令人瞩目的亚洲增长机会,尤其是日本和中国,”他当时说道。


此外,礼来新兴市场总裁Alfonso Zulueta对这一强劲增长也曾评论指出,“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本季度以及年初以来的强势增长。让我来确保每个人都了解,尽管这一强势增长部分源于优泌林(低精蛋白胰岛素)在巴西招标成功,还有一部分归结于中国抗感染一次性用品的增长。”

不过此次该公司几乎没有提及中国销售份额,仅指出“在新兴市场,业绩增长5%左右,拉动销量增长7%。”


自魏巴赫离职后,赛诺菲新兴市场业务面临众多质疑。该公司强度将继续致力于这一“关键增长引擎”。


过分依赖中国市场?


事实上,跨国公司是否过分依赖在华增长已引发激烈争论。在上一轮季报期间,部分高管已经不厌其烦地特别强调了这一观点。


“我们在新兴市场的成功的确很大程度上来自中国,但也来自其他国家”,阿斯利康的Soriot在去年11月6日三季度财报会议上说道。“不是中国一个国家的事情”。此次,Soriot同样坚持这一观点,即公司增长不过分依赖中国。


“我们时常被问到,你们是否过分依赖中国?你们看到了中国以外新兴市场出现增长,这是一个很好的趋势,这一增长平台初见成效,在新兴市场业务份额呈现增长”。


不过一些药品,如辉瑞的立普妥、赛诺菲的波立维(氯吡格雷)和来得时(甘精胰岛素),阿斯利康的哮喘治疗药物普米克(布地奈德),它们的销量增长的确几乎全部来自中国,Soriot说道。


中国市场需求看好的原因是该产品的儿童适应症,将会出现惊人增长,因为中国雾化治疗中心增加了7倍。


“普米克的成功的确由中国市场拉动。这绝对是中国人的事情,这是我看到的最令人兴奋的市场开发,原因很多,首要一点是该产品应用于儿科,主要是儿童哮喘。在过去2年,我们的雾化治疗中心从200、300个发展至2,000余个,我们在中国资助建立了2,000余个雾化中心”。基于中国市场规模巨大以及由住院患者治疗向家庭治疗的转变,销售增长空间非常巨大。


“目前我们正转向家庭治疗。因为他们在这些雾化中心治疗,部分患者当然暴露于感染,所以我们尝试转为家庭雾化治疗”。他补充称:“他们没有接受维持治疗。这也是为什么你们看到信必可(福莫特罗)及其他药物销售增长,但与中国巨大市场规模并不相符。因此,如果我们做好医务人员的教育培训工作,哮喘患者接受维持治疗将存在巨大潜力,当然也包括在整个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领域”。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