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李彦宏提案消除网络挂号障碍 百度在酝酿神马?

31岁时,带着“用技术改变世界”的梦想,李彦宏放弃百万美元期权和美国绿卡,创立了百度,“众里寻他千百度”是李彦宏命名百度的初衷。如今,政协委员李彦宏已经是第三年参加两会,今年带来的提案,紧密围绕科技和民生领域。从前年的公众场所上网,到去年的教育均等化、鼓励民企进入航天领域,到今年关注“挂号难”和推动“人工智能”的发展,无疑,李彦宏一直聚焦在民生和科技兴国领域,也从未放弃自己的梦想。


呼吁取消地方政府对网络挂号的政策限制


2013年、2014年到今年的提案,李彦宏都有一个提案和公共服务有关。在1月26日举行的《政府工作报告》座谈会上,李彦宏曾向李克强总理介绍互联网创新如何让传统产业和公共服务更高效时,总理忽然插话问,“你们做远程医疗吗?”李彦宏介绍百度已经在开展相关业务——“不是让病人能找到最有名的医生,而是希望让病人找到最合适的医生,提高社会资源的利用率。”总理点头称赞。


由此承接,今年李彦宏带来的两个提案之一就把对于公共服务中医疗问题的关注,聚焦到了全面开放医院的挂号号源,让病人找到最合适的医生,以提高社会资源的利用率。


网上挂号对于全国不少地方市民来说并不陌生,例如江苏的集约式预约诊疗服务平台2013年就已经上线,但这并不意味着到这个平台就能搞定全部挂号。各家医院各自有各自的挂号系统,目前还没有全部统一。例如在南京,拨打12320,就曾发生热门时段怎么也不容易拨通的情况,这让有些人预约不上,有些人预约好了想取消也取消不了。不同的医院还要有不同的攻略,例如省中医院,就是拨打12580,官网和自助终端挂号比较方便,而鼓楼医院则是在南京卫生12320平台预约比较方便,儿童医院最方便的还是电话挂号。


尽管全国各地都存在电话、网络、APP甚至微信等挂号手段,但是正如李彦宏提案中所说,当前部分地区具有官方背景的“预约挂号统一平台”存在着社会认知度低、用户体验不好、挂号号源上网比例不高、限制医院开展个性化服务积极性和自主性等问题。


“越集中、越垄断资源,就越难以给公众提供最好的服务。”李彦宏认为,网络挂号对方便群众就医、提升医疗行业运行效率具有重要作用。他建议有关政府部门制定统一的规定,比如所有医院的网上挂号率必须在三年内达到50%,“相当于政府给医院量化的指标,要求他们一定要实现多高的网上挂号率。”在他看来,应该让医院自己解决开放网上号源的问题,并发挥各个医院自己的能动力。“他们更有能力去甄别什么样的患者应该挂什么样的号、应该去看什么样的医生。”这样,医疗资源也可以更加均衡地被利用和发展。“希望通过政府政策的引导,更快地解决医疗资源的浪费。”李彦宏说。


对于“连续多年关注公共服务领域,百度和政府做了哪些公共服务上的合作”这个问题,李彦宏表示,百度的确一直非常重视医疗和教育这两个行业。“在教育上,我们的百度文库其实已经做很多年了,对于教育的推动也是起了相当正面的作用。”李彦宏说,很多好的中学都会把他们的教案上传到百度文库,一些偏远地区的学生和老师也都非常依赖它。而今年他提出的这个医疗提案也是同样的,“我们希望将好的医疗资源,更合理地分配到整个社会上去。对于目前存在的一些不合理的地方,百度在其中做些什么呢?就是要通过百度的平台为人们提供更好的服务。”李彦宏表示,现在每天都会有很多人来到百度寻找相关的东西,李彦宏已经在做这样的事情:“如何让一个合适的病人找到一个合适的医生?如果确实是很难治的病,我们就给病人找到全国最优秀的专家;但如果他只是一般的小病,我们就给他找到离他最近、但也有资质的好医生,有耐心地为病人看病。另外,我们也希望在医疗资源的合理分配上,能够做一些事情。”


用“中国大脑”带动国家整体创新


做搜索引擎起家的百度历来被认为是中国互联网行业中最具技术范儿的公司。去年5月份,前“谷歌大脑之父”吴恩达加盟百度在中外科技界引起不小的震动。要说对人工智能领域的投入和研究,国内的互联网企业当中,百度绝对是首屈一指。而对人工智能领域孜孜不倦地追求,“技术帝”李彦宏的另一个提案又是什么呢?


李彦宏此次大胆地抛出了建立“中国大脑”的计划,通过搭建一个国家层面的关于人工智能的基础设施,把相应大规模的服务器集中建立起来,并开放给社会的各个层面,包括科研机构、民营公司或是国企以及创业者,让大家在这个平台上尝试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李彦宏希望通过这个提案“带动整个民族创新能力的提升”。


对于这个项目,李彦宏希望政府部门介入,在他看来,硅谷的兴起与美国政府“登月计划”的带动是很有关系的。但这种介入并非以往的国家主导,政府在其中扮演的是带动和刺激的角色。李彦宏建议,未来这个国家平台可以面向不同研究领域开放资源,改变“相马模式”的科研机制,引入“赛马模式”等市场机制,在人工智能技术成果的转化与共享方面,让市场规律起作用,促进研究成果转化。这样,“最后不管谁做出来,都是政府引导的结果;而不是政府觉得在某个方面技术上需要有突破,政府自己组织一批专家去攻关。”


李彦宏举了个例子,“美国的阿波罗计划,耗时10年,包括约3万家企业,30万从业人员,花了255亿美元。”表面上看登月计划没有产生实际作用,但其实国家持续、稳定的大规模投入,让一大批企业成长起来,产生越来越多的创新。“因特尔这样的公司,就是受益于此,全球创新中心硅谷的兴起,也与之有关。”


因此李彦宏认为,如果在人工智能技术成果的转化与共享方面,充分引入市场机制,促进研究成果转化,带动传统工业、服务业、军事等领域的融合创新,推动传统产业和社会服务向智能化方向发展,助力我国经济转型升级,为实施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提供有力支撑。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