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医药动态

《自然》杂志概况消灭埃博拉的六大挑战

自从近代历史上最为糟糕的一次公共卫生危机在一年多前开始以来,埃博拉病例数在西非一直处于下跌当中。不过,该疫情还远未结束:突然暴发和进一步地域传播的风险将一直存在,直到没有新的病例发生。


病例数量出现下降趋势意味着在很多地方,公共卫生应对策略和资源可以从抑制失控的疫情暴发转向强有力地瞄准剩下的、通常是小规模的暴发。相较于5个月前,目前西非在应对埃博拉上已经有了更加充分的准备,并且在疫情响应方面拥有更高层次的资助、基础设施、工作人员和经验。


然而,与此同时,滋生自满情绪的危险也开始出现。将病例数量减少至零要求能够确认并且阻断所有新的传染链,而这是一项依然面临着很多重要障碍的任务,尤其是快速逼近的雨季。


近日,领导联合国埃博拉应对工作的官员强调了当前形势的不稳定性,并且警告说,过去几个月的收获面临着“解体”的风险。为此,《自然》杂志概括了消灭埃博拉需要应对的6个最大挑战。

1.jpg

起伏不定的进展

埃博拉病例总体数量的大幅下降,是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政府采取的防控措施,去年秋天姗姗来迟的大规模国际援助,以及当地人群为更好地控制疾病感染和扩散而改变行为习惯的确切证明。然而,当你将不同国家和地区分开来看时,便会发现当前形势似乎要更加不稳定。


形势最乐观的是利比里亚。自1月25日以来,该国每周出现的埃博拉病例数已经少于5个。同时,过去几个月发生的所有病例都局限于包括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所在的蒙特塞拉多州。这意味着目前该国大部分地区都已没有埃博拉疫情。


不过,在塞拉利昂,从1月25日结束的那一周开始,病例数量的快速下降趋势已经减弱。自此,每周都会稳定地出现60~80个病例。大部分新发现病例位于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但令人担忧的是,为数不多的病例还继续在该国的很多地区发生。这表明埃博拉病毒仍旧在一片宽广的区域内扩散,同时当前需要很多防控干预措施。


几内亚也很成问题。自从2013年12月埃博拉疫情在该国开始现身,对诸如追踪已确认或疑似病例的接触者和安全埋葬等防控措施的抵触行为,严重阻碍了疫情控制工作的进展,从而导致埃博拉病例反复重现。这种模式看上去正在继续。虽然在1月18日结束的那一周病例数已经下降到只有19个,但随后从2月开始出现反弹,每周的病例数超过50个。最近一次出现的埃博拉病例位于几内亚西部,尤其是在福雷卡里亚地区及其首都科纳克里。

2.jpg

未被察觉的传染

流行病学家用来减缓扩散和抑制埃博拉疫情暴发的一项最主要技术是接触者追踪。当有人被怀疑感染了埃博拉病毒时,医务人员会将其隔离,但同时试着追踪最近同该人员有过接触的每个人,并且在该病毒的最大潜伏期即21天内监控这些接触者。反过来,患上埃博拉的接触者随后也会被隔离,其接触者也会被追踪。


当埃博拉疫情处于活跃期时,病例数之多使得追踪接触者几乎不可能实现。而目前,由于数量已经少了很多,该做法原则上能够被更强有力地推进。


不过,在几内亚和塞拉利昂,很多新病例仍旧出现在不在现有接触者名单上的人群中。这意味着要么并非所有的接触者都被确认出来,要么仍有新的传染链未被察觉。面面俱到的接触者追踪需要大量的工作人员,而且在人口密集的市区和很难达到的偏远地区都非常具有挑战性。群体抵抗和人群的高流动性进一步造成了障碍。


不断变换的流行病学

西非埃博拉疫情的发生率、分布和其他特征处于不断变化中,而这带来了新的挑战。几个月前,大规模的疫情暴发需要广泛的人道主义援助,包括建立很多大型埃博拉疫情治疗中心。


现在,大多数疫情往往发生的规模较小,而且在更加封闭的地理区域内出现。目前的形势需要一种更加多样化和灵活的应对策略。在那些新发病例数量较少的地区,更强有力的接触者追踪成为优先任务。而在病例数较高的地区,依旧需要分配更多的资源用于治疗和确保安全埋葬。


如今,应对工作需要将资金、物资和工作人员定向到每个疫情点特定的流行病学特征。这或许具有挑战性,因为国家和国际卫生机构并不灵活。“能够让我们完成疫情应对工作的是我们所谓的病例发现和接触者追踪。”领导世界卫生组织埃博拉应对工作的Bruce Aylward在近日于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最大的危险在于国际社会并未在思想认识上进行这种转变。


危险的埋葬

4.jpg

对已死亡埃博拉患者的传统埋葬方式是疫情扩散的一个主要来源,因为这会使很多照顾患者的人同被感染的尸体发生直接接触。世界卫生组织每周都会持续报告几十例不安全埋葬,同其零目标相去甚远。


2月12日,国际红十字会和红新月运动也对两位志愿者在几内亚西部的福雷卡里亚组织一场安全埋葬时遭到的打骂表达了关切。这是恐惧的当地民众对埃博拉工作人员实施的持续言语和身体攻击的一部分,尤其是在几内亚。


“只要人们对埃博拉如何扩散存有误解,并且继续阻挠志愿者从事他们的工作,我们就不会完全阻止这种疾病。”几内亚红十字会会长Youssouf Traoré表示,“或许我们拥有照顾患者所需的全部医疗设备,但在我们改变对埃博拉的认知之前,它不会消散。”


资金和工作人员

据联合国预计,在今年前6个月里,其埃博拉应对工作将需要15亿美元,但目前手上只有6亿美元,留下9亿美元的缺口,而此时恰逢联合国打算扩展疫情应对工作。


“目前我们面临的最大风险之一在于,对这种响应工作新的财政资助比新发病例下降得还快。”Aylward表示。与此同时,联合国还预计在同一时间段内,埃博拉应对工作将需要超过2171名国际工作人员和65603名当地工作人员。


联合国副秘书长、人道主义事务和紧急救援协调员Valerie Amos以及联合国秘书长特使 David Nabarro发起了一项增加10亿美元用于资助2015年埃博拉应对工作的呼吁。


资助将支持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各国政府用于以下工作:确认并治疗被埃博拉感染的患者;确保疫情快速结束;重新建立必要的社会服务并提高人们的食物和营养安全。该呼吁还包括使邻近国家减少其民众感染埃博拉风险所需的资助。


降雨

实现无论何时埃博拉病例均为零的目标所面临的最大障碍可能很快将是天气。西非雨季将在4月末开始,在夏天达到顶峰并且一直持续,到大约10月末才会结束。


一旦雨季全面开始,西非很多更加偏远地区交通出行依赖的土路将变成稠泥浆。即使不会使其脱离正常进程,这也将会严重妨碍疫情应对的几乎每个方面。


“最近埃博拉病毒已经清楚和响亮地告诉我们:‘所有我需要做的就是在接下来的几周或几个月里存活下来,直到雨季来临。随后,你们将面临一个非常困难的局面’。”Aylward表示。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