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可穿戴设备能否成为“永生灵药”?

自人类诞生之日起,我们就着迷于永生的魅力。从古埃及的法老到宗教信徒,许多人都曾做出过尝试,但永生仍然神秘莫测。


以艾伦·图灵的一生为蓝本的好莱坞电影《模拟游戏》便探索了通过智能系统实现永生的可能。在“全球未来2045国际会议”上,一位名为雷·科特威尔(Ray Kurtweil)的人声称,到2045年,人类可以将大脑中的所有信息上传至电脑,从而实现数字意义上的永生。


那么可穿戴设备和物联网又是如何加快这一通向永生的趋势的呢?


生命记录摄像头


新一代的生命记录摄像头和无人机设备能从第一人称视角和俯视的角度记录下你的信息并将其贮存于云端。例如,Narrative能在一分钟内拍摄两张照片,并通过内置的GPS为照片添加地点标签;无人机摄像头Nixie折叠后变成腕带,展开则变成一架四旋翼无人机,能够从空中为你摄影或拍照。与过去任何时代相比,我们能更方便地记录下自己从生到死所经历的岁月。


然后你可以通过头戴式虚拟现实显示屏来生动地重温自己的整个人生。


以云技术为基础的社会服务


像Lifelog和Reporter这样的生命记录应用能够将你在社交网站上的更新和照片统合在一起,更新至云端,还能自动加上元数据,例如地点、天气、时间,从而弥补无人机摄像头和可穿戴摄像头的不足。Facebook和Twitter目前都正在做着相似的努力。


可穿戴感应器


还有一些内置生理感应器的可穿戴设备。我们可以预测,将来会出现一种可以测量所有生理活动的感应器,这便意味着你能记录下你一生中每时每刻的生理活动,包括脑电波、心率、血压等等。事实上,麻省理工的媒体实验室就正在利用可穿戴系统来测量生理反应,捕捉视觉感受。


感应器的潜力正在浮现。苹果iOS 8的HealthKit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虽然还有一些感应器没有得到实现,但是苹果已经开始创建一种能够处理用户未来健康数据的框架,这些数据包括健康度、营养度和睡眠分析等。


离永生更近一步?


在未来,科技或许能够将带有生理数据的视频流传入一具新的躯壳(可能是你的克隆人)中。这听起来遥远吗?或许吧。


生命延续


一些未来主义者相信,我们能够通过意识上传或全脑仿真(WBE)来实现永生。科学家们提出了两种全脑仿真的方法:复制转移法(copy-and-transfer)和神经元逐步替换法(gradual replacement of neurons)。前者通过扫描复制大脑,再将得到的信息转移并储存于一个模拟人类意识的电脑系统中,实现意识上传;后者逐渐将生理大脑的功能转移到外部皮层(译注:一个理论设想中的人工信息处理系统)中,将人类改造成电子人(cyborgs)或超人类(transhumans)。


全脑仿真的基础是神经网络仿真,这意味着研究者们并不需要对大脑的算法和数据结构进行分析和倒序制造,只需要将其源代码转换成另一种程序语言。许多理论学家已经展示了一些仿真大脑模型,并对所需的计算机能力进行了预计。一些人估计,如果按照摩尔定律发展,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电管数目约每隔24个月便增加一倍,那么只要再过几十年我们就能实现意识上传。


意识


当然,意识上传并不能保证克隆人或人形机器人能够将仿真的意识接受为自己的意识。它们或许没有自我意识、自省能力,不能审视自己的想法。哲学家苏珊·施耐德认为,我们只是对原来的生理大脑进行了计算机复制,创造了一种永生的假象而已。如何判定仿真的大脑具备自己的意识?许多的科学家都表示,很难判定一个独立个体具有意识,因为意识本身就是主观的。


内心独白


我们人类的经验并不仅仅局限于视觉图像和生理反应,还有内心的独白。例如在你第一次约会时,你会在心中思考应该说什么,应该怎么做,怎样才能留下好印象。这类内心独白存在于我们的神经网络之中吗?如果大脑不能精准记录下这类内心的声音,模拟的意识能够和你的意识一模一样吗?


道德和法律问题


大脑仿真也带来了一些令人不愉快的问题。新一代的超人类是否应该记住前人的恶行——战争和种族灭绝?删除这些记忆能否创造一个乌托邦?我认为,即使是在新一代超人类的仿真大脑中,也依然潜伏着人类的罪恶一面。就算我们在上传意识之前清理数据也无法改变这一点。情况或许还会变得更糟。如果人工智能超越了人类的智慧,谁会成为最终的主人?

此外,超人类将享有怎样的法律权利?他们是否应该与人类一样享有不可侵犯的权利和法律的保护?要实现数字永生,这些问题必须得到解决。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