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心脏支架暴利:出厂价几千 患者买几万

心脏支架每年用掉68万个


到底是救命神器,还是暴利工具? 新华社报道肯定其疗效,但称确有利益驱动导致滥用;江苏每年用量约1万个,专家称总体规范


如果不是因为多留了个心眼,广州市民钟女士的父亲在7年前险些遵“医嘱”装上心脏支架。作为最近20年来开展的改善冠心病引起的心肌供血不足,心脏动脉阻塞的新技术,一个小小的金属支架,竟集聚了如此众多的社会疑问、传言乃至强烈质疑。心脏支架,到底是“救命神器”,还是“过度使用”?被“滥用”到何种程度?新华社记者近日采访了心脏病患者、心血管病专家等,试图在种种扑朔迷离中接近和还原一些真相。


我国冠心病介入诊疗全年超过45万例,使用支架约68万个。


2009年至2011年3年间,我国冠心病介入治疗病例平均每例次置入支架1.59个

病人的疑问:


到底有无必要?是不是过度医疗?


钟女士的父亲70岁时突然感到有点胸闷胸痛,到自己工作了一辈子的广东某地级市医院的内科问诊,医生二话不说就上器械检查,结论是“血管狭窄”,医嘱立即做安装心脏支架的介入手术。


钟女士思疑再三,决定带父亲到广州找专家看看。没想广州医生的治疗结论和方案完全不同:这个年纪,这个心血管状况就算是正常的;老人的症状是普通的胃食道反流,胸闷时喝杯热牛奶就好了。


一个健康人,险些就被装上了不必要的心脏支架,究竟是什么原因?一位被植入5个心脏支架的患者面对记者时,发出疑问:被放入的心脏支架,是否属于过度医疗?到底有无必要?


据中国医疗外科植入专业委员会统计,2000年我国心脏介入手术的数量仅为2万例,而2011年达到了40.8万例,增长近20倍。


记者在北京、广东、安徽等地采访中,多位专家均承认,这与现代社会心脏病发病率的急剧增长有很大关系,同时,过度使用心脏支架的情况在基层一定程度上存在。


医生的选择:


技术和风险的考量,利益的驱动


记者在多地采访发现:一是出于技术和风险的考量。相比于开胸搭桥手术来说,风险更小、更“微创”的支架,在一些中部地区和基层医院,更受医生和患者的青睐。


据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心血管外科主任钟志敏介绍,支架并非适合所有冠心病患者,有的人搭桥要好。但是基层很多医生说放支架“无创”,把放支架的指征放得很宽,还为病人放入5-6个支架,甚至有媒体报道放入十余个支架,这的确有点多了。“超过3个支架,我们都考虑搭桥。”


此外,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医学博士孙宏涛说,在利益等复杂因素的驱动下,国内冠脉支架的置入有扩大化趋势。


共同的课题:


加强医生自律,规范支架的使用


专家认为,减少不必要的心脏支架使用,除了提高医生的临床技术水平之外,还需要建立相应的规范,并严格执行。


首先是医生自律。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常务委员、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胡大一认为,为规范心脏支架合理使用,医生要加强自律。


第二是严格按照临床路径进行规范,避免不必要的支架使用。钟志敏认为,应严格根据指征选择手术方式,可以避免大部分的支架滥用。“搭桥和介入两种手术无优劣之分,根据适应症来选择。”


三是医保控费。新加坡医保部门规定,需要放支架的病人,每人最多只能报销3个。胡大一等专家认为,我国虽然也有“需置入支架超过3个的要和外科医生会诊同意后方可实施”的类似规定,但缺乏必要的监控机制。


出厂价几千,到患者那里成一两万


“暴利”到底去哪儿了?


几千——2万:


钱都去哪儿了?


出厂价几千,到患者那里变成1至2万元,中间的巨大利润去哪了?


安徽某地级市一位不愿具名的药械代理商介绍,从生产企业到消费者手中,要经过独家代理商、省级经销商或地市的次区域各级经销商、医院等环节。每个环节加价都在两成左右。“医用耗材的溢价通常是5倍,心脏支架的溢价程度最高峰值能达到出厂价的8至9倍。医药代表要做的就是要让自己的支架中标。所以要搞定招标的人,你懂的。还有配送费、开票费和医院的返点。能做到大医院里的品牌都是‘有人’的。”


流通——医生:


谁才是获益者?


安徽一位市级医院心内科医生说:“出厂价6000,给病人2万。医院环节存在加价15%的情况,但难道我们的技术水平不要体现,医生不要发工资?”


回扣驱使医生多放支架?据这位心内科医生说,不排除个别不规范的小医院有科室这么干,以及个别医生拿回扣,故意多放支架,但是病历都要经常抽查。除非整个科室一个有良心的都没有。“医生第一个考虑的还是安全。绝大部分医生没有发财。”他说。


一位医药代表表示,不排除给医生回扣的情况。“医生的回扣也会给,但是不是营销费用中的大头。一般是给大主任,他分不分就不知道了。”


专家:每年约用1万个支架,总体规范


鼓楼医院心脏内科主任医师徐标说,在没有心脏介入手术之前,心肌梗死的死亡率在20%-30%。有了之后,死亡率下降至3%-4%。心脏支架是一个非常好的技术。“不过,判断放不放支架,则很难有一个金标准。”徐标说,“医生在评估病情时,要权衡利弊,综合考虑后作出最佳选择。”


江苏省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医师孔祥清说,目前江苏一年大概要使用1万个以上的心脏支架,但这是一个比较保守的数字。因为还有的医院,网络直报系统还没有覆盖到。从总体情况来看,使用心脏支架还是规范的。他说,放支架会有一个基本原则,但没有非常细致的标准,国外也没有。通过手术综合性分析,能够知道这个支架放得是否“离谱”。


孔祥清说,今年他将建议卫生部门,将心脏支架使用是否规范,纳入到对整个医院的考评体系中去。


据悉,目前江苏医院的心脏支架采取的是统一招标。“从3月1日起,价格还要往下降。进口支架大约是1.4万一个,国产支架已经降到了0.7万一个。”一名专家说。


那这个价格是不是就到底了呢?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个就不一定了,毕竟中间环节太多。“如果心脏支架像基本药物一样,从成本核算到中间环节,价格才能压到最低。”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