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政策法规

中医药立法待解“谁是真正的中医”

新一届全国“两会”临近,中医药业内期待中医药立法再被关注。北京商报记者从知情人士、中医药立法早期参与者、中国社科院中医药国情调研组组长陈其广的采访中了解到,现阶段中医药立法进展较慢,他认为这是由于目前的稿本里有一些问题存在较大争议,其中之一就是要不要和如何来界定“传统中医师”,业界内外众说纷纭、各执一词,难以协调统一。


执业资格和类别争议大


去年7月国务院法制办发布了《中医药法》征求意见稿,而后似乎杳无音讯了。中医药法究竟何时能立法成功现在谁也不好说,陈其广表示。在他看来,其实有争论的关键问题并不多,只不过各界各方意见很不统一,甚至可以说是对立的。其中之一就是征求意见稿中关于设立“传统中医师”执业资格和类别的内容。


“这样一个制度创新,从表面上看它主要关系到那些没学过西医药的中医,尤其是民间的地道传统中医,实际上却涉及到中医药生存和发展的核心问题。那就是对中华民族历经数千年、用亿万人生命实践检验过的地道传统中医药医疗服务和药品,究竟应不应该和如何给予明显不同于西医西药的管理思路和方法。”陈其广说,尽管一些基层行政管理机构对创立这样一个新的中医执业资格类别也有不同意见,但主要还是不同体制机构和就学从业背景的中医药界人士之间存在分歧,争论的焦点或许可以归结为“谁是真正的中医”。


有一技之长的民间中医出路难


据了解,从上世纪末通过《执业医师法》和《药品管理法》以后,我国整个医药行业总体上都是按照西医西药的思路和方法来管理的。“现在中医药法提出要设立传统中医师,这既是尊重历史也是尊重现实的表现。在因为没学过西医药而通不过《执业医师法》规定资格考试的那些中医中,有相当大一部分人是确有专长或是有一技之长的地道传统中医,这是国家相关管理部门也了解的客观事实。”陈其广表示。针对这个客观存在的群体,尤其是那些身处“老少边穷”地区、跟师学徒或世代家传的民间传统中医药人才,到底是给予机会并加以适当的管理,还是仅仅因为他们不懂西医西药而将其拒之门外?这是历史遗留下来的中医药管理体制和机制问题,目前也的确是需要从国家层面来决策的大思路问题。


陈其广透露,中国社科院国情调研组曾采用五种计量方法对民间中医数量进行过推算。即便有些老辈们因年事已高等原因退出中医药服务行列,但掌握一类一种传统技能、但不具备“执业医师”资格的民间中医人数目前仍有可能在30万以上,其中能够把行医用药作为主业的约20万。在个别传统中医药底蕴比较丰厚的地区,如山西运城,500多万人口中就有将近5000个具备一技之长的民间中医。该地区为有真才实学的人员开辟合法行医通道,试行几年未发生过重大医患冲突事件,但全国敢这样做的地区寥寥无几。


花落谁家折射利益之争


陈其广说,长期以来公立医疗机构的确在医药市场中占有不可动摇的优势甚至是垄断地位,然而一旦具备真才实学的民间地道传统中医药人才得到法律的认可和保护,进到医药市场来分一杯羹,无疑会损害公立医疗机构的利益。“说到底,公立医院里那些‘西化’的中医和民间的地道传统中医,这两类中医都要在一个制度管理下,在一个市场空间中争取自己生存、发展的机会和空间,两者之间存在相互替代的可能,而只要有替代关系存在就必然会产生竞争关系。”他坦言。


现在不少人即使不能报销,也愿意去民营中医院、中医诊所甚至是个别没有合法行医资质的民间中医那里去看病,这说明他们中至少有一部分是确有疗效的。正因为如此,长期以来,一些中医药界体制内的机构和人士才有意无意地贬低甚至排斥民间中医。他们担心,如果给那些民间地道中医以“传统中医师”的称谓和执业资格,那岂不意味着他们就不再是地道传统的中医师了。这样难免有失落感,不但名誉上有损,而且利益上也会受损。


在陈其广看来,这并不是一个“无解”的难题。“其实取得‘执业医师’中医类资格的医生,如果愿意到管理部门备案登记,按照法规设定的执业规范行医,他也可以是‘传统中医师’,真正按这个办法实行,地道传统的中医药理论知识和方法技能就不用再愁后续无人,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