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吉利德好日子到头了?奥巴马要“出手”了!

专科用药在对付一些常见的慢性病以及致死疾病中,显示出独特的效果。但是高昂的价格助推了美国消费者和纳税人的医疗保健支出。这不,连奥巴马也开始有所行动了,首先执行开刀手术的是美国医疗保险。


根据路透社的报道,近日,奥巴马提出,医保部门要发挥控制药品支出的作用,在政府支出预算中,奥巴马建议允许医疗照顾处方药物保险计划(Medicare Part D)参与议价,以保证患者用药的可及性和可负担。虽然这份建议在由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中获得通过的可能性极低,但是这份提议将会为制药行业新药定价方面施加压力。


在过去的一年,围绕专科药定价问题的争议主要集中在吉利德的丙肝治疗药物Sovaldi和Harvoni上,两者定价分别为每疗程(12周)8.5万美元和9.45万美元。药店集团Express Scripts专科药的价格批评声很大,去年12月该集团点燃了吉利德和艾伯维之间的价格战,作为美国最大的药品福利管理公司之一,Express Scripts去年与艾伯维的丙肝新药Viekira Pak签订了医保报销协议,据称报销艾伯维的丙肝药物,可以每年为消费者节约40亿美元。


一份由EvaluatePharma在去年发布的高价药报告中,根据2013年美国全年药品销售数据,Sovaldi离最贵的药还差很远,亚力兄一款治疗罕见血液病的药物-Soliris每年治疗费用超过50亿美元。另外还有17个药物价格超过Sovaldi。


Express Scripts的一份报告显示,去年平均每个专科病患者用在专科药的费用提高了14%,达到240.57元,占到总体药品支出的四分之一以上。该报告还指出,虽然专科药只占到美国处方药支出的1%,但是同比增长却是惊人的。肿瘤专家称也批评一些新肿瘤药让很多患者无法负担,即便是有医保支出大部分。


2012年,当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医生在纽约时报刊文表示,因为价格不公道,该中心拒绝使用赛诺菲的次新肿瘤药Zaltrap,随后赛诺菲削减了Zaltrap一半的价格。


然后,由共和党人控制的国会主张让市场力量决定价格,医疗保险的政策规划不太可能有进展。正如彭博社指出的那样,当医疗照顾处方药物保险计划在2003年由小布什签署的时候,国会就明确表示禁止保险议价。在2010年上任的时候,奥巴马就推动制药商支持患者保护和可负担医疗法。华盛顿内部人士表示,为了获得连任,奥巴马思路有所变化。


戈尔曼医疗集团总裁John Gorman表示,奥巴马的提议很可能没有机会通过国会,这意味着降价或将”胎死腹中”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