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外资药企在华陷内忧外患,2015年迎来更猛烈的裁员潮?

外资药企在2014年的裁员潮,将在2015年来的更加猛烈。


1月28日,湖南药品招标,对范围内的26440个品规进行了少则10%,多则50%的价格下压,大幅度的下压使外资药企纷纷弃标。同时就在湖南药品招标进行中时,浙江绍兴三甲医院也作出价格调整,将14款价格较高的外资药品列入停用和限用范围内。


此外专利药到期、单独定价政策的即将取消等等因素也都将导致外资药企的利润大幅下滑。在多重压力下,除了裁员外,外资药企的业务重心也将重新调整。


而与此同时,就在外企大势裁员时,国内本土的药企却开始大势吸纳人才。一直以来,中国三甲及以上医院药品供应的70%都被外资企业占据,而随着现阶段人才和市场占有率的重新调整,外资药企和本土药企间的格局分配也将迎来一次重构。


内忧外患


1月28日,湖南省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结果揭晓,整体采购价格大幅下降。在两轮报价之后,11935个议价品种中,最低的降幅为10%左右,最大的降幅低至50%。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药品招标价格就已经有了下降的趋势。2014年,各地卫生部门在招标中,普遍对范围内药品进行了25%左右的价格下压。当时多数药企分析,或许此次大幅普降之后,药价在一段时期内可以稳定运行。但仅仅一年后,价格再度大幅下行。


面对如此降幅,外资药企纷纷弃标,诺和诺德议价弃标的有15个品种,施贵宝弃标13个品种,辉瑞弃标34个品种等等。


据了解,此次湖南省药品招标中,拜耳36个品规中仅仅有9个成交,成交价格最大降幅为11%,弃标率75%;勃林格殷格翰21个品规中仅有7个成交,成交价格最大降幅为15%,弃标率67%;阿斯利康24个品规中,只有13个品规成交,成交价格最大降幅为14%,弃标率46%。


而在那些中标的药品中,价格也较往年有了大幅的下滑。其中,礼来议价的20个品种中,最大降幅为32%;默沙东34个议价品种中,最大降幅为39.8%;辉瑞34个议价品种中,最大降幅已经达到了55%。“我们之前也预想到今年价格或许还会继续下调,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力度这么大。”一位参与竞标的外资药企中层对经济观察报称。“没办法供货,只能弃标。”其它多位参与竞标的外资药企人士也纷纷表示。


湖南一位药品商业公司高层分析,如此严厉的议价多年未见,湖南几乎率先拉开了新一轮药品招标的血腥战场的帷幕。而除湖南外,浙江和辽宁省也都相继传出了招标价格下调的风声。


而让外资药企难受的还远不止于此。


2015年,针对原研药将取消单独定价的政策或许会出台,这对外资药企来说将更是致命的打击。


所谓原研药即过了专利期的进口药。由于一直享受单独定价政策,这部分药品与国产仿制药的价格相差少则数倍,多则数十倍。由于原研药概念的存在,占据市场三分之一的该类药品享受着高价格和高利润。


多年来,中国对原研药一直设置单独定价规则,而在2015年,这一定价规则将取消,并改为市场定价机制,这会让一向以原研药为盈利重心的外资药企利润遭遇巨幅下滑。


而为了降低成本、保证利润,许多外资药企就此实行了大幅度的裁员,同时还合并或取消了一些产品线。


裁员与招聘


1月29日,合资公司先声默沙东的年会上,高官透出消息,合作将终结。


先声默沙东是中国先声药业与美国默沙东公司在2011年成立的合资企业。成立三年多来,利润率一直不高。


先声药业一位人士证实,先声将收回北方一些区域的舒夫坦和欣他药品的销售权,由于其科素亚和海捷亚的药品销量也一直不好,北方片区的医药销售代表就只剩下舒降之可以卖,他们之前就觉得这段姻缘要终结了。


随着公司即将解散,先声和默沙东各自做出部分员工的岗位安排,但未来的300个岗位无法装下700多人,其中包括中层和一线销售人员,因此接近400多人将面临失业。


而另一家外资药企百时美施贵宝,更是在2014年12月就宣布了裁员近千人的决定。关于原因,百时美施贵宝当时给出的理由是企业战略调整,由以往的糖尿病业务转向肿瘤领域,所以随着产品线的变化,需要员工的数量也随之缩减。


随后,礼来、拜耳等也纷纷传出了裁员的消息,两家企业也都表示是由于业务调整所带来的人员缩减。


不过,外资药企的这股裁员潮,却为国内药企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


医药代表,本是国内药企从外资药企处获得的“舶来品”。实际上,医药代表并不仅仅是推销药品这么简单,它需要从业人员具备专业的医学知识,对药品市场的行业敏感以及优秀的分销能力等等。这一领域的工作内涵,国内药企一路走一路学,但仍然与外资药企的水平差距很大。由于以往外资药企在薪酬、福利、环境、学习氛围等等条件上都优于国内企业,所以即使国内企业使出浑身解数,也很难挖到优秀的外企人才。


“事实上,一个企业的高效发展,一定要讲科学、规则和程序。这其实也是国内企业一直想从外资身上学习的东西。”百时美施贵宝的原销售经理李辉称。


所以,趁着眼下外资药企大幅裁员时,国内药企就此大势吸纳外企人才。远大医药还借机开辟了直营事业部,希望通过吸纳到的外资医药代表们,获得外资药企的销售模式和经验,复制外企模式,实现公司的进步创新。


除了远大医药外,神威药业也在大幅招聘人才,从销售总监、医药代表到片区经理,招聘规模达200多人。据神威药业的销售副总称,他们也对外资人才青睐有加,目前正在招聘中。


李辉曾是百时美施贵宝的销售经理,在2014年12月裁员潮中离职,短暂调整后他希望找一家国内企业就职,目前已有三四家企业给他开出了高于百时美施贵宝两倍的年薪,同时在职位上也有所提升。


实际上在2014年,外资药企的人员流动就已经是暗潮汹涌,大约2000-3000人实现了发展方向的分流和改变。而进入到2015年,这一数字铁定又会被大幅刷新。


格局重构


对于外企的裁员和国内企业的吸纳,业内人士分析,从表面上看,似乎仅仅是一种人才的流动,但实际上,这种人员的变化不可小觑,其势必关系着中国药品市场业务结构和市场格局的重塑。


首先,众多外资药企间自身的市场格局和占有率会被重构。


目前对外企来说,除了大幅裁员以保证压缩成本外,还要进行一系列的业务调整。大量外资专利药的到期,必将促使外资药企重新审视自己的业务重心。


据医药行业数据统计,今年外资药企到期的专利药达440亿美元,如赛诺菲的“来得时”和施贵宝的“阿立哌唑”等等,而由于新研发的药品还提不到上市日程,在青黄不接的情况下,外资药企只能选择搁置新药品的推出,并剥离自己的一些边缘业务。


北大纵横高级医药合伙人史立臣称,在市场环境发生变化,专利药陆续到期的背景下,专注于自身的优势业务是这些跨国大药企必然的选择,如诺华2013年销售额仅增长2%,疫苗和动物保健是经营领域的薄弱环节,体量不足10%,剥离后集中精力于癌症领域或许会为企业带来更大优势。未来外企不再摊大饼,集中优势会成为发展趋向。


在2014年,与拜耳一样有业务调整的还有辉瑞、诺华、礼来、葛兰素史克,其中诺华宣布斥资145亿美元收购葛兰素史克肿瘤药品,并将自身疫苗业务 (暂不包括流感疫苗业务)以71亿美元外加专利使用金出售给葛兰素史克。


史立臣表示:“这些外资的业务重心重新调整,势必就会导致许多医药人才的大流动,而各家药品种类的调整,也会重构药品市场的格局,各家在某类药品上的市场占有率都会被重新改写”。


而更大的格局调整还将发生在外资药企和本土药企之间。


此次湖南省的药品招标,除了对外资药企进行大幅降价外,对本土企业也作出了大力下调,降幅最高也达50%左右。但相比外资药企,本土企业已经习惯了多年来在低利润率中跑量运行,因此即使面对巨大的降幅,弃标的企业也很少。“外资药品的中标价格一直比本土药品高3倍左右,这样下拉后他们不能接受,那只能让出市场”,一位国内药企的人士称,“但国内药企习惯了低利润率运行,在只要能活的背景下,就低头供货”。


因此,此次外资让出的市场,正是本土企业扩大市场的好时机。


据医药行业一项统计显示,在三甲及以上医院,外资药品的占比达70%左右。从去年以来,随着外资弃标、本土企业中标的数量增加,外资药品的占比已经降低至60%左右。


此外,随着全国各地号召的“大病不出县”政策的推行,大多数二、三线城市的患者被留在了县级城市看病。二三县级城市作为一直以来国内药企的主要市场,国内药企已经占据了70%-80%的份额。


其实,外资企业也曾想布局这一市场。但随着城市公立医院药品价格改革,各县级医院都直接以省级招标的药品种类为自己的医院用药,而目前招标的地区无论是三甲还是二级医院,在集中采购背景下中标价都呈统一下降趋势,因此留给外企发展的空间已经不大,外资药企自身的主动渗透力度也不如从前强劲。“外资药企在湖南的弃标率较高或许就是一个开始,未来外企或许会让出更多的市场给国内企业,但变化的比例有多大还需全国各地招投标结束后再观察。因为从内心讲,外资药企并不愿意丢失市场。同时国内相关部门也要在低价格上兼顾药品的质量,而在这一方面外资药品仍然很有竞争力,所以如何在这两者中找到平衡点,有关部门和药企还应继续探讨”。石药集团一位高层表示。


同时,也有医药界业内人士分析,迫于低价格的压力,外资药企未来或将主力发展OTC领域,同时处方药网售正式开闸也为其提供了一个新的平台,但这两条较窄的路线能否承载外资药企的庞大体积,还尚未可知。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