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Science新闻:颠覆常规的癌症疗法

睾酮(testosterone)或许是使男人更显男子气概的关键因子,但它也煽动了前列腺癌细胞的生长。因此,注射这种激素有可能听起来是罹患这类癌症的男性最不适宜做的一件事情。但一项新研究表明,注射它可以减慢某些患者无法治疗的前列腺肿瘤继续发展。

自上世纪40年代以来研究人员就已经知道,显著抑制睾酮和其他的雄性激素水平可以控制前列腺肿瘤。如今,化学去势(chemical castration),即采用药物来减少身体生成睾酮和相关激素,已成为了扩散至身体其他部分的前列腺癌的一种常见疗法。但这些癌细胞往往会让自身适应低激素水平,重新恢复生长。例如,它们有时候会制造出更多的睾酮受体分子,或是转换为不需要睾酮的受体版本来促进生长。尽管研究人员设计出了一些新的疗法来对抗这种抗药性,例如用一些药物来阻断睾酮受体,肿瘤往往同样会很快对它们形成耐药。

对培养皿中的癌细胞以及动物体内肿瘤展开的一些研究,揭示出了有关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的一种悖论。将睾酮缺乏时旺盛生长的癌细胞暴露于高水平的激素之下,这些细胞往往会死亡。一些实验表明,额外的激素可以破坏DNA复制,导致DNA断裂,这可能给细胞带来致命后果。这种矛盾关系意味着睾酮可能有益于对抗耐药肿瘤。

现在,华盛顿大学的医学肿瘤学家Michael Schweizer和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同事们,在16名前列腺癌已对化学去势产生抵抗的男性患者中测试了这一策略。他们的肿瘤大多数已经扩散转移。在这项研究中,男人们继续接受了化学去势治疗,但每隔28天也给他们注射一次睾酮。每次注射都让血液睾酮水平上升至远高于正常水平,然后再逐渐回落至接近化学去势控制水平。Schweizer说,这种振荡的基本原理是“不要让前列腺癌适应一种睾酮环境。”激素高峰会杀死适应低睾酮水平的癌细胞,而低谷会抑制需要睾酮维持生长的细胞。

为了评估受试者的进展,研究人员检测了血液中前列腺特异性抗原(PSA)的量——这是前列腺癌生长的一个指标。由于副作用有两名患者在第一个疗程后脱离这项研究。剩余的7名受试者在前三个疗程期间PSA水平升高,表明他们并未从注射治疗中受益。但在另外7名受试者中PSA水平下降,显示出肿瘤可能缩小的迹象。“通过三个疗程治疗的一半人显示有反应,这非常令人鼓舞,”Schweizer说。

他和同事们对10名患者进行了CT扫描检测了他们转移灶的大小。在4名患者中转移灶缩小,一名患者的转移灶消失。所有这5人均显示PSA下降。这一研究小组将他们的结果发表在了1月7日的《科学转化医学》(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杂志上。

Schweizer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睾酮注射的利益减弱。大约7个月后PSA水平开始回升,表明肿瘤恢复了生长。但即便是短期的反应也能够延长患者的生命,因为抵抗化学去势的前列腺癌通常无法医治。尽管,过去有一些研究曾试图估量提高睾酮水平对前列腺癌产生的影响,但它们并没有提供杀死抵抗性癌细胞所必需的大剂量的激素。因此,新研究工作朝着“阐明哪些人将从这种治疗中受益迈出了第一步。”

坚持完成了该研究的患者所出现的治疗副作用包括有恶心和脱发,有两名受试者肺部形成了血栓。而早期退出试验的两人,一人患了肺炎,另一人死于败血症。Schweizer说,这并不是睾酮治疗的通常后果,因此研究人员认为它是由于在治疗期间患者同时服用的一种化疗药物所引起。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癌症内分泌学研究人员及医生Charles Ryan(未参与该研究)指出,一些研究者和医生们担心睾酮治疗有可能会加速肿瘤生长。但研究显示,有可能对于相当多的患者来说这种治疗不但无害还可能有益。但他并不打算改变治疗前列腺癌患者的方式,直至研究人员完成进一步的研究证实睾酮的效应以及阐明这种治疗的风险。

德克萨斯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医学肿瘤学家和前列腺癌研究者Christopher Logothetis(未参与该研究)说:“他们获得了一些有趣的临床数据。但令我失望的是,该研究小组没有检测受试者的活检样本来确定睾酮影响肿瘤的机制。开展这种分析非常有必要,这样研究人员可以弄清楚如何预测哪些患者将会从这种治疗中受益,而哪些则有可能受到损害。”

Schweizer表示,已启动了另两项对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患者的睾酮治疗研究,因此研究人员将很快了解这种治疗是否优于当前的疗法。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