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诺华:白血病治疗药格列卫中国最贵

去年年末国内首例海外代购药品入刑案备受关注。慢粒白血病患者陆勇因使用网购的信用卡,帮助上千名病友购买海外仿制抗癌药“格列卫”,被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以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然而,300多名白血病患者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陆勇免予刑事处罚。

据陆勇介绍,之所以海外购买“格列卫”仿制药,是因为药效差不多,但国内外价格差太大。针对国内外治疗白血病药物价格和使用情况,人民网驻各国记者走访了当地药店进行调查。

正版抗癌药格列卫:美国价格便宜近一半

被誉为“奇迹的抗癌药物”的格列卫(Gleevec)是国际上公认的慢性髓性白血病一线治疗药,能有效延长患者生命,但是患者需要长期服用,每月一盒(120粒,每粒100mg)。

据调查,由瑞士诺华公司(Novartis)生产的格列卫在中国内地每盒的售价约为23000-25800元,近几年内价格稳定,鲜有降低。而在中国香港售价每盒合人民币17000-19000元,美国售价约合人民币13600元/盒。

记者实地探访了解到,澳大利亚的主流药店也均出售由诺华公司生产的格列卫,因该药属于处方药,因此购买时必须持有医生开具的处方。澳大利亚的售价每盒约合人民币10616元,而对当地医保居民的价格仅为188.5元。

诺华公司生产的格列卫在日本也属于价格较为昂贵的抗癌药物,每盒售价约为16440元人民币,在加入医疗保险的情况下,每盒售价为6240元。据了解,诺华格列卫在日本每年的销售额可达到4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0亿)。

韩国“为了健康社会药师会”和“健康世界网站”等市民团体曾主张格列卫价格应该下降37.5-96.7%,诺华方面却称:“在世界30多个国家中,韩国已是格列卫售价最低的国家。”目前,格列卫在韩国每盒的零售价为9720元。

经调查发现,在世界各国出售的瑞士诺华格列卫中,中国的售价最高,最多每盒比韩国高出1万多元。

“中国内地药价比国外贵,这是一个普遍现象,香港的药也比内地便宜。”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庄一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瑞士的药在美国和中国都受专利保护,但是美国比中国便宜接近一半。这反映了中国药品的虚高定价。另外,中国进口药品都有一个进口关税,加上中间流通环节的成本,所以价格就高。

“中国进口药品关税一般为5-8个百分点,中国是药品销售分包体系,如果进入医院,还要加15个点。这就是为什么海外代购会非常火。”一位业内人士向媒体透露。

援助计划收效甚微 印度“仿制药”大受追捧

在中国售价两万多元一盒的瑞士诺华格列卫,对一般人来说无疑是天价。韩国市民团体不断呼吁诺华公司下调药价:“诺华已经收回了数亿美元的全部研发费用。格列卫价格被认定为高于正常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健康保险的裁定,所以必须下调。”

对此,诺华公司表示已在多国实行了降价或援助项目。2003年9月开始,诺华曾尝试降低药价,在中国启动全球患者援助项目(GIPAP),推出“买三送九”等优惠活动。但即便如此,一名患者服用正版格列卫,每年至少仍需花费7万元左右。

由于需要长期服药,瑞士诺华高昂的药价使大多数慢性白血病患者无力承担。因此,中国很多患者直接或间接地从印度购买一款仿制瑞士诺华制药公司格列卫的“仿制药”(俗称印度“格列卫”)。

与瑞士诺华正版药相比,印度仿制药最大的特点是疗效可靠、价格亲民,普通民众能够购买得起——患者通过印度制药公司直购的仿制药,每盒价格仅为200元,仅为诺华正规进口药的百分之一。

韩国白血病协会曾拿着印度和瑞士两种格列卫做对比检测,结果显示药性相似度99.9%。从性价比来看,印度仿制药具有相当优势,但最大的问题是,印度格列卫未得到中国国家药监部门的审批,从理论上来说是“假药”。

而这些所谓“假药”,实际已在印度经过批准,是合法的“真药”。印度的专利保护法相对宽松,且印度政府还根据需要实施了“强制许可”,因此可以生产大量抗癌仿制药。2006年,瑞士诺华公司曾起诉印度政府和专利局,但最终败诉。

瑞士诺华格列卫在中国的专利到期之前,中国没有类似的国产仿制药,2013年后,中国国内正大天晴和豪森药业的仿制药上市。正大天晴的格列卫定价4200元一盒,豪森制药的格列卫定价3800元一盒,价格仍远高于印度每盒200元的格列卫。

对于广大的患者而言,一方面,作为治疗白血病不可代替的首选药物格列卫,拉长了病人的生命周期,提供了“生”的可能;但另一方面,正版药在中国内地两万多元一盒的售价,使大多数病人无力购买,不得不转向救命的“假药”。

患者杨某在联名信里写道:“进口格列卫费用昂贵,吃不起如同等死,印度仿制药的出现,才增加了活下去的勇气,请给慢粒白血病患者一些活路吧,以人为本才是正路。”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