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支付方能否解救移动医疗

在未能对医院进行有效控费的前提下,以保险公司为代表的支付方对移动医疗的支持将相对有限。一方面是医院扩大医疗费用以增加收入的需求,另一方面是患者以及保险公司希望降低医疗费用的需求,在这两个完全冲突的目标下,移动医疗何去何从?

移动医疗本质上是预防和控制疾病的手段,进而在整体上降低医疗费用。但是,无论对医院还是医生来说,盈利是立身之本,这与移动医疗的出发点是背道而驰的。但移动医疗为什么在美国获得了如此大的发展,这离不开市场机制和政策的支持。

美国医院的主要收入来自保险,而非自费或政府的医保,这决定了保险公司在市场上占据了很大的主动权。保险公司对医疗控费有着极大的动力,因为这决定着其盈利能力。由于医院有将近一半的用户来自保险公司,就不得不接受保险公司对其的约束。而美国医院另外40%以上的收入来自联邦的医保。自从平价法案推出以来,美国政府推动价值医疗,严格限制病人的再入院率。通过赔付惩罚这一手段控制医院的收费,对医院形成了极大的制约。

美国的医院为了减少被惩罚所带来的收入减少,不得不加大对远程医疗和移动医疗等手段的使用,以提高病人的健康状况并控制病情的发展。这也是为什么在2013年平价法案推出后,美国的远程医疗才获得了爆发式的增长。

反观中国,政府的医保方面除了总额预付和大处方检查等比较粗略的控费手法以外,没有有效的手段去真正控制医疗费用的大规模增长。而商保的力量过于弱小,目前对医院毫无谈判能力。所以,整个移动医疗行业对商保的发展寄予了厚望,希望商保的发展能真正带动移动医疗的发展。

虽然保监会和财政部就个人购买商保减免个税的政策可能在明年推出,但商保的发展会有一个过程,在其会员数达到一定的基础之前,是没有能力对医院的医疗费用进行控制的。因此,在短期内,我们无法指望商保能推动医生主动使用这些产品。不过商保确实有动力自身购买一些移动医疗的服务来提供给用户,帮助其预防和控制疾病的发展。

但是,纯粹的移动医疗产品是无法获得发展的,必须在后端能提供良好的服务,而服务的提供方最终还是落到了医生身上。吊诡的是,如果疾病真的更多的是被预防和被控制住了,医生会发现自己的收入不是增加了而是减少了。因此,对于目前以药养医体制下的医生,不仅没有动力去提供这些服务,反而会更加的排斥。当然,对于基层医疗和经营状况不好的医院来说,他们加入的动力则比较强,因为移动医疗反倒是他们的增收途径。

因此,我们在未来可以对移动医疗给出几个基本的判断:第一,在医疗控费无解的前提下,移动医疗的发展仍将较为缓慢,主要集中在针对医院的商业模式。由于无法对医院进行有效制约,医院的扩张冲动依旧极其强烈,对于移动医疗这种控费工具,大医院不仅毫无热情,甚至极为排斥。因此,对于大医院,未来中短期内的移动医疗项目要盈利,仍然必须提供为医生增加营收的工具,而不是控制其收入增长。

第二,基层医疗将成为移动医疗的主战场。由于基层医疗的发展面临巨大挑战,为了生存和保持增长,他们将非常主动的采用和推广使用移动医疗。由于中国基层医疗在人才和技术、资金等方面都非常匮乏,长期处于弱势的地位。但随着移动医疗的发展,各路资本都非常看好基层医疗在未来的发展。当巨头大量进入基层医疗以后,基层医疗的品质和服务会得到较大的提升,连锁化经营的道路所带来的品牌和人才会推动基层医疗的发展。随着基层医疗的发展,移动医疗将得到一定的发展,但前提依旧是对医疗费用能进行有效的控制。因为中国基层医疗疲弱,商保和雇主如果能在现在进入,还是具有一定的优势,能够获得很好的谈判砝码。

第三,C端仍处于摸索期,B端将有较大增长。未来的移动医疗可能会更多的下沉到三四线城市才能找到机会。中国三四线城市医疗资源的匮乏非常适合发展远程医疗和移动医疗,而在获取用户的方面,直接的地推不仅成本非常高,而且效果很差。因此,在面对这一市场的时候,发展B端的业务将会较为合适。而在一二线城市,由于医疗资源供给集中,用户的线上需求并不强烈。当然,这些地区也是支付方发展的机会,如果移动医疗能够进入医保或商保支付的范畴,这些地区的移动医疗的发展将获得很大的增长。

因此,支付方对移动医疗的发展会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但在医疗控费问题没有得到实质性解决的前提下,支付方对移动医疗的推动是较为有限的,需要从业者发掘机会。就目前来看,向基层医疗和医疗资源匮乏的地区发展会是一个可能有很大潜力的方向。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