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支付宝微信圈地 移动支付重构未来医院

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医院(以下简称“一妇婴”)每天早上7点开始上班,以前的这个时间,大门外已排起长长的挂号队伍。“现在开门的时候基本看不到门口的长队了。”一妇婴信息科科长庄思良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

2014年8月,一妇婴正式加入支付宝钱包的“未来医院”计划;10月份,又接入微信支付。患者可以通过支付宝钱包的服务窗和微信的公众号实现挂号、预约、查询排队序号、到号提醒、缴费、查看药单、收取检查单等就诊的大部分环节,大大缓解了之前就诊过程中的低效率问题。

继切入传统零售、交通、餐饮等行业之后,移动互联网正在与医疗这个长期备受诟病的行业发生化学反应,试图在有限的医疗资源情况下改善患者就诊体验,优化医院资源配置。目前,支付宝钱包和微信已在医疗方面积极布局。

2014年5月,支付宝钱包正式推出“未来医院”计划,将阿里最基础的支付能力、账户体系能力、数据能力、云计算能力输出到医疗行业;8月份,微信支付正式公布“微信智慧生活”全行业解决方案,即以微信公众号 微信支付为基础,帮助传统行业将原有商业模式“移植”到微信平台,通过移动电商入口、用户识别、数据分析、支付结算、客户关系维护、售后服务和维权、社交推广等能力形成整套的闭环式移动互联网商业解决方案,而医疗成为主要项目之一,被称为“智慧医院”。

支付宝钱包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已有21家医院合作上线;微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供的合作医院名单中,截至11月底,打通微信支付结算的医院也达到21家。

由支付切入整合资金流

庄思良表示,目前支付宝钱包和微信更多的应用场景还是在门诊。一般情况下,门诊就诊的大致流程为,挂号-候诊-医生问诊-检查-医生开处方-拿药。在此过程中,涉及多个支付环节,而这部分也是之前给患者造成“痛点”最多的地方。

挂号的实质在于缴费领取候诊号码,之前患者需要排队缴费,而通过支付宝钱包服务窗和微信公众号,患者可以不受空间限制,通过移动支付实现缴费并领取号码。庄思良称,目前一妇婴已将网上挂号时间提前到6点半,患者可以在家即可支付完成挂号,然后根据号码适时到医院就诊。显然,基础支付能力对于目前的支付宝钱包和微信来说,已不是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通过移动互联网缴费还需要身份认证。目前,账户体系能力被视为支付宝钱包推动“未来医院”计划中最重要的优势之一。截至2014年10月中旬,支付宝钱的活跃用户数已达1.9亿,并且全部通过身份认证。庄思良表示,支付宝钱包的实名认证数据转到医院的系统直接后台确认就行,但微信首先需要患者填写身份信息,然后到医院窗口确认一次,再进入医院系统(即一次性确认)。

庄思良表示,第二次缴费一般为诊间支付,医生问诊完一般会建议患者做检查。但排队缴费依然是患者的“痛点”。以支付宝钱包为例,医生开完检查单,信息同步至支付宝钱包服务窗,患者直接在手机上进行支付后即可合理安排时间到相关科室检查。之后医生开处方,患者缴费取药按照同样的流程。

不同于其它传统行业,在资金方面,医院还涉及医保报销部分。目前,支付宝钱包和微信在提供支付功能外,也实现与医保“绑定”。但庄思良表示,各个城市的医保政策不同,因此,在通过移动互联网支付时,不同区域的医院有不同方法。

据了解,广东省妇幼保健院成为首家实现微信绑定医保的医院,患者将医保卡与医院的微信公众号绑定,在医院缴费时,即可实现医保部分的实时报销,患者只需缴纳自费部分。对此,微信一位参与“智慧医院”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个功能背后的系统和微信关系不大,主要是医院和社保部门对接,微信只是提供一个接口。

但在上海,这一功能暂时无法实现。这也是支付宝钱包推动“未来医院”计划中无法掌控的环节。

庄思良称,医院已经打破各科室的信息孤岛,将各业务线系统对接到一个中心平台上,支付宝钱包和微信接入这个平台即可,资金将在一定账期后,由支付宝钱包和微信转入该平台,然后再分发到医院财务系统。对于医院而言,既减轻了窗口收费人员的工作压力,方便了资金的高效率归集,同时也改善了患者就诊过程中的环境。

信息流重构

庄思良介绍,一妇婴的微信公众账号在2014年就开通了,之前主要是推送一些信息,收集患者的一些反馈,201410月份才接入支付。

互联网最大的特点之一便是对信息的重构,而在患者与医院之间,信息不对称一直是无法解决的顽疾。在未来医院和智慧医院计划中,支付宝钱包和微信分别通过支付宝、微信支付解决了支付问题,而服务窗和公众号则承载着重构信息的功能。

在患者就诊过程中,挂号信息、候诊(检查)进度、报告结果、处方信息、缴费信息等等全部实现了患者与医院的同步流动,患者甚至可以通过手机即可查询自己一定时间段内的就诊信息。

庄思良表示,目前移动支付在住院环节的应用场景不是很多,因此,通过信息交互的方式来提升服务将是一个趋势。他以预约床位为例,以前患者在门诊就诊完后,医生会开具床位预约单,患者一般会不断打电话查询床位情况,但经常遇到打不通的情况;移动互联网时代,患者就诊的信息会保存在医院的数据库中,对于需要预约床位的患者,一旦有床位,医院会提前通过系统直接发送到患者的支付宝钱包或微信公众账号中。

就一妇婴的特点而言,庄思良还打算将移动互联网运用到早产儿身上。他表示,早产儿被隔离,很多家长希望了解信息,医院就可以定时通过推送婴儿图片、喂养情况、体重等信息给家长。之前,则是家长打电话过来,工作人员需要核实很长时间才能做出反馈,耗时费力,效率很低,并且经常出现纠纷。

通过支付宝钱包服务窗和微信公众账号,医院实现了资源的统一整合和信息的统一匹配,使得信息碎片形成一套有体系的完整的信息流。

庄思良表示,移动互联网对医院的改变,将不只停留在单个环节的优化上,而将实现资源的打包整合。

而按照支付宝钱包的规划,未来还将打通在线完成电子处方,附近的药物配送、保险实时申请赔等其它环节,甚至患者可以通过支付宝钱包服务窗对医院和医生的评价,最终建立个人健康档案,形成健康管理平台,进行大数据分析,能够对患者健康提出预警。 这些功能一旦实现,将完全重构目前患者就医的流程和生态。

庄思良称,目前一妇婴的患者只能查询3个月内的就诊情况,主要是考虑到服务器的承载力。显然,医院将线下的资源和信息搬上移动互联网将对IT系统造成压力,但同时,在信息流的重构和资金归集过程中,系统积累了大批量有效的实时在线数据。

对于支付宝钱包和微信这样的科技平台而言,这也正是其整个商业模式的核心,如果说前期的支付和信息交互只是“引流”,那么,云计算、大数据才是其真正的价值所在--变现。

当医院信息化水平达到一定程度,云服务将成为标配。同时,支付宝相关人士之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曾表示,未来医院计划对大数据的最大贡献在于多了一个维度,加上吃、穿、住、行,共同形成一个消费者的完整商业画像。庄思良分析称,阿里目前已在健康领域多有布局,未来一旦医药彻底分离,通过大数据分析,可以迅速实现与其相关业务的对接,比如天猫医药馆。

对于移动互联网对医疗行业的改变,庄思良表示,目前移动互联网依然解决不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只是在现有资源的情况下推动不断优化。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