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IT巨头的城市医疗争夺战

在2014年11月20日召开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阿里创始人马云[微博]高调宣布健康产业将成为集团未来的工作重点。5天后,腾讯与广州市政府联手推出“广州健康通”公众账号,一口气实现了全广州60家医院的预约挂号服务。

移动支付进医院
“‘广州市健康通’是继电脑和电话挂号之后的又一新型挂号平台,人们可以在这个微信平台上实现一分钟挂号。”腾讯微信开放平台高级总监范帷告诉《了望东方周刊》,该微信平台可直通医院系统,实现挂号、医药费支付和病历档案查询等功能。

他表示,随着这一平台体系不断拓展,腾讯未来将整合广东省所有的医疗资源,进而做到通过数据分析对流行病与重大疫情进行预警与管理。

微信挂号早已在全国医院遍地开花。来自医策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2月1日,在925家纳入调查的全国三级医院中,已有387家开通了微信公众号,其中超过六成都可预约挂号。

从2014年12月15日起,南京市政府推出了类似“打车红包”的微信挂号返现活动:市民如果通过微信、“南京卫生12320网”或“趣医网”APP挂号,诊疗结束后即可获得4.5元现金返还。

腾讯公关部对本刊记者表示,随着智慧医疗体系的深入拓展,微信还将进入危急值提醒、轮值通知、护士排班、会诊等医疗流程管理,以及医院通讯录、院内通知、员工点餐、院长日报、医疗设备报修、财务审批等医院内部办公自动化流程管理中。

相比一口气拿下广州60家医院的腾讯,阿里进入医院则是逐个击破。2014年5月,支付宝[微博]正式对外公布了一项名为“未来医院”的计划,对医疗机构开放账户体系、移动平台、支付及金融解决方案、云计算能力、大数据平台等。

阿里旗下的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蚂蚁金服O2O事业部副总经理、“未来医院”项目负责人张建钢对《了望东方周刊》表示,“未来医院”的第一步就是帮助医院建立移动医疗的服务体系。

来自蚂蚁金服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2月11日,“未来医院”已在北京、上海、杭州、广州、南昌、郑州、长沙、昆明等12个城市落地,覆盖16家三甲医院,累计为近30万名患者提供服务。其中最早加入未来医院的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每天通过支付宝钱包挂号缴费的数量已经接近门诊总量的30%。

蚂蚁金服公关部向本刊提供的数据显示:高峰时期通过支付宝钱包挂号缴费的患者,看病时间能节省一半以上。传统流程要四五个小时,使用支付宝钱包挂号、缴费后,全过程约两个小时。

搅局者还是破冰者

尽管张建钢明确表示支付宝没有颠覆或重塑医疗的野心,然而阿里在年末再放大招——直接杀入医院电子处方环节的阿里健康App探路石家庄,试图打破多年以来处方药被医院垄断的传统形式。

与在医院排队取药的传统方式不同,通过阿里健康客户端,患者只需用手机拍照上传处方,社会药店就可以市场竞价的方式响应,患者可自由选择供应方和配送方式。此外,阿里还延续了广泛应用于出租车领域的下单送补贴,患者在“阿里健康”App消费满30元,即可享受10元甚至是20元的减免补贴。

截至2014年12月11日,这一应用已在石家庄、杭州和重庆3个试点城市上线。阿里健康首席运营官张守川表示,未来将在北京、上海、广东、河北、浙江、云南、内蒙古、重庆以及东北三省等地陆续上线。

尽管阿里公关部以“一切还处在测试阶段”为由拒绝了本刊记者的进一步采访,但本刊记者发现,张守川在近期一次行业活动上公开表示,阿里健康的目标是在2014年底实现注册用户数50万。

“处方是处方药的销售凭证,也是医院的核心利益基础。”申银万国[微博]医药行业高级分析师杜舟在一份行业分析报告中指出,“在传统医药流通模式中,我国80%的处方药都是通过医院渠道售出的。阿里健康介入以后,打通了患者和药店O2O闭环,从而使药店处方药收入增加,倒逼促使医院改革,实现医药分家。”

没有了医院15%的药品加成,再加上药店为创造销量而主动让利和阿里健康提供的补贴,杜舟在分析报告中指出,“通过阿里健康平台出售的药品价格能比医院低20%左右”。

据与阿里健康合作的线下药店之一、石家庄新兴药房连锁有限公司董事长郭生荣介绍,App上线以来,新兴药房每天可接到1000单左右,平均客单价为80~100元。

“医疗行业相对保守,虽然经历几轮改革,却始终没能触碰到行业的核心矛盾。其中‘医药分家’一直都是医改的难点。”瑞银证券中国股票研究部医药行业分析师季序我对本刊记者表示,“充满想象力的互联网企业,或许会在改革僵局中充当破冰者的角色。”

医院会不会严控处方外流

阿里牵头的这项新举措,前提条件是患者要能拿到医生开具的处方,但这与现行医疗制度下的做法存在冲突。

药品收入一直是医院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国家卫计委2014年4月发布的《2013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显示,2012年三级公立医院的年平均收入中,药品收入占比40%。在2014年12月15日召开的新闻沟通会上,北京市医院管理局药事处处长颜冰给出的数字是:目前北京市属医院的药占比(即药品费在医疗总费用中所占的百分比)为43.05%。

“目前我国处方药市场规模约四万亿元,其中处方药的市场份额是非处方药的三倍还多,且绝大部分处方药市场都被医院占据。”北大[微博]纵横管理咨询集团高级医药合伙人史立臣对本刊记者说,由于阿里健康直接影响到医院和医生的利益,因此如果现行“以药养医”的医疗体制得不到改革,医院和医生的合理收益不能保证,医院一定会严格限制处方外流。

“医院的控制手段非常厉害,比如可以通过医院采购独家品种、医生不提供电子处方或者对患者强调药品外部采购无法保证安全和疗效等。”史立臣说。

在罗兰贝格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执行总监汤池看来,尽管医院不愿意处方外流,但如果政府采用行政化手段强推,医院无法遏制“医药分开”的医改大势。

“现在对于允许的药种,只要病人提出想在医院外的药房买药,医院必须无条件提供外配处方。不过多数病人并不熟悉这一政策。”汤池说,随着医疗分级逐渐完善,未来公立医院会针对复杂病症的处方严格管理,但会对一些常见病、慢性病的处方放松。

目前,阿里健康针对医院所采取的措施是补贴药费利润,为处方外流减少障碍——阿里健康是在用烧钱的方式补偿消费者和医院。就如同当年的“打车送红包”那样,让网上购药逐渐成为人们的日常习惯。

打通医保有赖政府改革决心

尽管不少人都认为阿里健康是在革医院的命,但仍有不少医院管理者表示,他们乐见这样的突破。

“卖药本来就不是医院该做的事。”北京大学国际医院副院长刘帆告诉《了望东方周刊》,虽然把药房剥离出去会让医院总收入降低,但随着人员减少、成本降低,医院的利润未必会受影响。“让更专业的人做更专业的事情,这个趋势我很赞同,更没必要去阻止。”

不过刘帆也说,要想真正发挥作用,医保实时结算是阿里们急需破解的问题。

北京某三甲医院的院长告诉本刊记者,尽管他所在的医院开通了微信挂号,但真正使用的还不到门诊总量的5%。“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微信不能实现医保实时结算。”

那么医保到底有没有意愿对IT大户们放开呢?

季序我认为,医保部门不会成为阻力。“医保的目的是减低患者经济负担,如果这些互联网企业的行为可以降低支付费用,医保的态度肯定是支持。”

据媒体报道,阿里健康已在石家庄与数百家医保定点药店、医疗机构合作,进行医保资金的线上监管,技术上已实现与医保打通。

“医保对接从来都不是技术层面的问题,而要看各地政府的态度和决心。”前述那位医院院长对本刊记者指出,“有些地方愿意做先行者,而有些地方就想再观望一阵。”

这位院长表示,目前政府的态度是不鼓励也不反对。“做好了就推广,做不好就喊停,这是主管部门的态度。”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