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狼烟四起的价格战 生物药企福兮祸兮?

生物制药公司艾伯维(AbbVie)与快捷药方公司(Express Scripts)近日达成了协议,决定将其售价83,319美元、用于丙肝治疗的新药Viekira Pak以非常优惠的折扣出售(具体折扣没有披露)。对于生物技术领域的投资者来说,这一消息无疑是一场灾难。

这意味着,吉利德制药公司(Gilead Pharmaceuticals)在销售其丙肝治疗药物Sovaldi(每疗程售价84,000美元)和Harvoni(每疗程售价95,000美元)时,不仅仅要与竞争对手拼疗效(吉利德的两种药疗效无疑更好),还要拼价格。华尔街分析师亚当·福伊尔斯坦(Adam Feuerstein)指出,完全自主定价权令生物制药业蓬勃发展,而现在这种竞争将会对药价节节攀升的势头得到遏制。
但是同时,业内还存在着另外一种立足长远的观点:此举给饱受批评的医药市场运作模式敲响了警钟,也提醒了我们仿制药品的重要性。一直以来,仿制药品都饱受批评,人们认为此类药品的出现证明药企在控制价格方面缺乏创新能力。除了癌症及罕见疾病领域,制药市场上普遍存在这种情况。而对吉利德而言,这次并非彻头彻尾的灾难,丙肝拥有当今最大的医药市场之一,而吉利德在这一领域依然拥有疗效最好的药物。现在出现了一家有价格竞争力的对手,这是一件好事。目前的药物价格太高,价格上涨太快,如果我们能通过自由市场为此问题找到解决方案,这将是个皆大欢喜的结果。而事实正是如此。

去年吉利德推出了每天费用高达1,000美元的Sovaldi后,这一药物迅速成为了史上最能挣钱的药品,预计2014年的销售额将高达127亿美元。但是这款突破性药物最了不起的成果之一(该口服药可以治愈95%的丙肝患者,有效预防肝衰竭),就是保险公司基本上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遏制其涨价势头。

吉利德想要收高价的意图再明显不过。该公司在2011年以110亿美元的天价成功收购药品开发商Pharmasset,从而顺利将药品Sovaldi收入囊中。随后,该公司更是采取了可能招至道德非议的举动——终止与百时美公司(Bristol-Myers)就组合药物的产品开发工作。这样一来,吉利德就可以掌握关于Sovaldi药品的全部经济主动权。毫无疑问,吉利德想要通过新药狠赚一笔。

对于感染病毒可能丧失肝功能的病人使用Sovaldi药品的情况,保险公司并未过多限制。肝病患者的患病严重程度通常通过纤维化的级别来区分,从F1(最不严重)到F4(最严重)不等。根据投资银行Evercore ISI的数据,截至2014年6月,服用Sovaldi的肝病患者中有60%的患者纤维化级别在F1或F2之间。相对于病情十分严重的肝病患者,病情轻一些的患者服用该药物的比例更高。

实际上,出现这种局面与其说是因为药品公司的贪婪无度,倒不如说是因为保险公司的无能。如果一家公司发现其产品即便上调价格,销量也丝毫不受影响的话,他们是绝对不会有任何收敛的——不管卖的是内裤还是药物。但是,真正为美国药品成本买单的纳税人以及保险公司却对Sovaldi居高不下的价格无能为力。

为药企药品定价提供咨询服务的医疗营销及经济顾问道格拉斯·保罗(Douglas Paul)今年早些时候告诉我:“我不认为这是定价问题,这是销量的问题。”他指出,早在吉利德收购Pharmasset所研发的Sovaldi并为此支付巨额费用时,保险公司就应该有所警醒,意识到该药物可能出现价格井喷的情况。保罗表示:“我很失望,这样一款花费110亿美元收购的高价产品,他们的渠道审查居然没有在这方面为付方市场准备应对之策。”

药品销量激增早已成为传说——事实上,已经有10年没有出现这种状况了。在过去的几年中,销售额最高的药品一直是那些价格奇高的专用药,比如默克公司(Merck,北美以外地区名为默沙东)的黑色素瘤治疗药Keytruda,或是Vertex公司的囊包性纤维症用药Kalydeco。前者治疗成本达12万美元,后者更是要30万美元之巨。不过,让保险公司报销这类药物的费用反而更容易,因为这些药的花销能够准确预计。你能够对可能出现的癌症病人或囊包性纤维症患者所产生的风险进行预估,然后以此来安排预算;你还知道这类病的常见程度。如此一来,这就便于保险公司进行成本进行管理。

但以前的情况并不是这样的,或者说并不像Sovaldi一直以来那样。特效药确实可帮助患者摆脱疾病。例如,在20世纪90年代末期正式推向市场、对治疗胃灼痛及胃溃疡有极佳治疗效果的质子泵抑制剂,现在无需处方就可购买。而在当时,该类药物的第一个产品——由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默克公司生产的奥美拉唑(Prilosec)一度成为全球销量最畅销药品。

之后,随着兰索拉唑(Prevacid)和泮托拉唑(Protonix)等同类药物纷纷加入市场,奥美拉唑与竞争对手掀起了加入保险公司处方药名单的鏖战。虽然这些药物都取得了很好的市场反应,但奥美拉唑仍稳坐行头把交椅。阿斯利康公司将奥美拉唑转型为非处方药,并成功推出了替代产品埃索美拉唑(Nexium)。尽管该产品相较其他竞争对手的优势微乎其微,但是仍然取得了极佳的销售业绩。

但是,埃索美拉唑在售价上打出了很大的折扣。2012年时,我比对了一下主要药品的净销售额与各公司实际报告的销售总额之间的差别。差别主要在于制药公司支付给保险公司、以换取得保险公司优待的金额,或是通过现在快捷药方公司等使用的更严格谈判策略,来让让保险公司批准药物的使用。

当时,阿斯利康的净销售额比其销售总额低60%。辉瑞制药(Pfizer)的降胆固醇药物立普妥(Lipitor)曾与舒降之(Zocor)和普伐他汀(Pravachol)等同类仿制药品发生竞争,其净销售额也比其销售总额低出35%。这就是美国药品行业出现的价格竞争情况,快捷药方公司和CVS健保公司等医药福利管理公司的存在就是为了确保这类竞争的发生。

吉利德起初曾拥有强大的定价权。今年,该公司推出了丙肝药物Harvoni,这种药物将Sovaldi与一种新药相结合,创造出第一种每天只用服一粒的抗丙肝二联复方药丸。每粒药丸的成本是1,125美元,比Sovaldi的价格高出了12.5%,而且能在短短八周内治愈某些患者,让患者不用再服用干扰素(可能导致类似流感的症状)以及利巴韦林(可能导致贫血和心脏问题)。

周五的时候,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批准了艾伯维公司的Viekira Pak药物方案。艾伯维将12周的药物方案定价83,319美元,核算下来每天的费用是991美元。由于Harvoni药物方案疗程为八周,总价格为63,000美元,在某些情况下,艾伯维其实比吉利德提供的治疗更贵。价格战似乎已经分出胜负。

然而,今天快捷药方公司宣布与艾伯维达成协议,负责Viekira Pak的独家销售。2,500万患者将不得再服用Sovaldi,而必须服用Viekira。作为回报,艾伯维要提供巨大的折扣。此举可能会引发与其他治疗方案的谈判,比如吉利德可能也要提供折扣。

不过,这可能会引来患者的强烈抗议,以至于医疗保险计划将不会选择快捷药方公司的决定。对于许多人来说,用Viekira取代Harvoni意味着服用更多的药丸,重新服用利巴韦林,并且再增加一个月的服药疗程。这些都不是小问题。

这场价格战是否会殃及其他药品类别?或许,比如风湿性关节炎【艾伯维和安进药物公司(Amgen)的主攻领域】,以及高胆固醇【预期安进及赛诺菲(Sanofi)与再生元(Regeneron)的团队都将推出非常相近的新药】等领域。但是,对于癌症这样很难推出仿制药物的领域则比较困难。因为在道德上,你无法重新进行让第一种药物获得批准的安慰剂对照试验。

十分讽刺的是,已经成为天价药物象征的丙肝药物实际上将会降低丙肝患者的治疗成本。根据CVS首席医疗官特洛严·布伦南(Troyen Brennan)在《美国医学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上发表的文章,在Sovaldi面世之前,治疗丙肝患者使用的是tha疗法——这是混合Vertex所售药物特拉普韦(Incivek)、干扰素和利巴韦林的疗法,该疗法24周的治疗成本是112,000美元,48周的治疗成本是143,000美元,而且治愈率更低。

真正发生改变的是,目前的药物可以应用到全美国的300万丙肝患者身上,而其中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患病。所以问题是,如何决定谁来接受治疗,谁不治疗?谁又应该接受不那么舒服的疗法?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